鲤鱼乡

主页 > BL同人 >

(魔道同人)[曦瑶]再世为尸 这个作者一点都不欠打

Tags:前世今生 东方玄幻

文案:
凭什么魏无羡能重生,他金光瑶就不能重生?
可,这算重‘生’吗?
金光瑶看着灰白的脸色,腐蚀的衣物,残破的右手,和胸前的洞。
他确认自己是具凶尸。
 
完结撒花。 有番外但是阿江的尺度肯定发不了。。。大家江湖再见吧。。。
 
写着玩的同人,开始写的时候有点恶搞向不过后来写长了还是正经起来了。
主cp曦瑶 副cp忘羡,故事发生在观音庙后十年,主要人物都还是原班人马,
前世情节参照原著新修版个别细节参考动画(比如我喜欢阿瑶栗色头发的样子),力争不崩原著人设。
过毕竟是新故事,有新设重要功能x_ing人物,类似于阿菁那样的。
个人心中的魔道江湖,喜欢则留步,不喜请勿喷。
感谢并致敬原作者。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金光瑶,蓝曦臣 ┃ 配角:魏无羡,魔道原剧组 ┃ 其它:曦瑶,魔道祖师 
一句话简介:阿瑶是凶尸 魔道同人 HE结局 
立意:由于意难平而写的同人,如此而已。。。
 
  ☆、序
 
  
  “哼!”
  “哼什么呀大哥,你是凶尸我也是凶尸,你是怨灵我也是怨灵。你提携过我也帮过你,我分过你的尸你也拧断过我脖子,怎么看咱俩也扯平了。都死过一回的人,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软软的声音在漆黑一片中回响着。
  “哼。”
  “关键是,咱俩再怎么互看不顺眼,不也都没别的地方可去吗?开头那几年咱俩斗得昏天黑地的,又落着什么好了?”
  “哼。”伴随重物跌落的声音。
  “我说大哥,你别一说不过就散架玩啊,”金光瑶歪着头,看着沉在棺木底部的几块,道。
  “太挤!”底下那颗头横眉一瞪,道。
  此话不虚,就聂明玦那身量,还是散开来比较不占用空间。
  金光瑶小心翼翼地侧身躺下,生怕碰到四周冒出尖头来那七十二颗桃木钉。
  “他x的,”头颅爆出一句粗口,“这r.ì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快了,”金光瑶笑着回答。
  “什么快了?不是说至少一百年?”
  “你当魏无羡的话是圣旨啊,”金光瑶脸上露出温柔可亲的笑容,“别忘了我留了一手后招,故意说得模糊,让人以为y-in虎符可能在这棺材里封着呢。”
  
 
  ☆、第一章 这算重“生”吗
 
  
  一道闪电,将旷野映得惨白,接着是一道惊雷,雨便哗啦啦地泼下来。
  金光瑶缓缓开眼之际,又一道闪电闪过。太久没有见光了,他用残存的左手捂着额,好一会才缓过来。
  等慢慢慢慢习惯了这一切,他抬头,向四周看去,同时脑中也在搜索枯肠,想记起之前发生了什么。
  借着电光,他看见许多尸首横躺竖卧在不远处,便摇摇晃晃站起来,去查看了一下。
  那些尸首里头有一些人穿的是杂色衣物,不像有修为的,倒像是普通山贼一类;而其他人穿着黑衣,没有家纹,但手部的茧子说明,是常用剑的高手。
  可是,那些杂色衣物的尸首,致命伤都是一剑穿心,反而那些有修为的,大多都是被撕咬致死,脸上神情凝结在最终时刻的惊惶恐怖。
  这……不是魏无羡亲自动手来挖我了吧?金光瑶自我揶揄地想道。
  他不知道,开棺的人必有高手指点,施了法术,他回想只有一片白光。
  不管那么多了,出来就好,就知道大家不会放y-in虎符在棺材里躺太久的,不愁没人把自己挖出来。
  他再垂下眼睛望去,自己现在一身标准的凶尸形容,金星雪浪袍已经腐蚀褪色,一条条地贴在身上,其间露出的皮肤肤色灰白,盘错黑色纹理。右手缺失,袖管空d_àngd_àng的。
  再看下去,他发现自己胸前有一个洞。
  他胸前本应是有个洞的,朔月扎的,但此时,这洞看起来有点大,能塞进两三个拳头,从前面望去,能看见身后的风景。
  他想了想,推测道。大约就是现在在地上躺着这帮人割的,当年他被缴了兵器,却在腹部内藏了琴弦,想必这事也被传出去,以至于来人在他身上摸不到y-in虎符,就割开他胸腔,打算在他体内搜索一番了。这搜索进行得相当粗鲁,以至于他肺被划了一道,肝缺了一角,心脏干脆整颗不知所踪。
  也不知是哪个长舌夫传出去的,他恨恨想,大约跑不了魏无羡,聂怀桑,又或者江晚吟。当时在场的人中,金凌毕竟是自己侄子,蓝忘机是个锯了嘴的葫芦,至于蓝曦臣,就应该更不可能。
  为什么蓝曦臣不可能?一道刺在他脑中划过,当时,他也是相信蓝曦臣绝不会刺他一剑的。
  他皱了皱眉,心都没了,怎么还会疼呢。
  他又回想起被封入棺中的事情。
  跟聂大,开始是打,他生前自然是打不过聂大的,不过俩人都死了,情况又不一样。横竖都不痛不痒,又不能再死一回。谁也伤害不了谁。
  然后他们开始对骂,聂大骂他娼门之子,他骂聂大代代短命。在骂战中他还是颇有优势的,聂大词汇显然不如他丰富,而在听说了聂怀桑的黑化事迹后,竟破天荒地沉默了半晌。许久,爆出一句:“j-ian狡小人,竖子敢尔!”
  也不知是骂他还是骂他那个打小受自己管教的弟弟。
  骂急了又打,打完又没用,经过许久一段循环后,俩人迎来了微妙的和平。起因是他说了一句:“大哥啊,难道你心里就真的半分也不怀念共御温狗的时候吗?”聂明玦哼了一声,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