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穿越重生 >

我靠躺赢火爆修真界 作者:执笔画江山(下)

Tags:强强 仙侠修真 穿越时空 灵异神怪

第75章 美食世界(二十二)
  #爆!味觉失灵者凤家小公子, 当场告白主播一路随行!!!#
  #惊!凤家小公子的味觉居然恢复了,原因竟然是……#
  #爆!一路随行的料理究竟有什么魔力!!#
  1L:真的,真的, 爆的料都是真的!不要怀疑!我亲眼看到的。
  5L:一路随行的料理真的叫人吃惊!我原本也是一个重度厌食症患者, 真的寻访了许多美食,但是都无法让我心动,直到我尝到了一路随行的料理。光是视觉上的美感就叫我震撼, 里面包含的纯粹情感更是叫我想要落泪。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 那些黑一路随行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样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 那些背后的人肯定不想让他成长起来。一路随行加油!!
  10L:原来是这样, 说实话, 当初我也想不明白, 明明一路随行在节目中不争不抢, 就被黑成那样。几乎所有的大v粉当场反水, 瞬间脱粉百万, 不过一个上午就轰轰烈烈地叫嚷着抵制一路随行, 还上了热搜。给人一点儿反应时间都没有,要说这后面没有人推动, 我是真的不相信的。
  88L:呵!现在看到路老师的价值,就开始疯狂拥护了?当初可是有不少人落井下石,将路老师贬低到尘埃里, 恨不得路老师立马消失?路老师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 他的每一道料理都蕴含着极为丰富的情感, 他对料理是认真的。[狗头][狗头]
  盛世佳肴现在热度极高,此事一出,立刻登上热搜, 并快速朝着榜首攀爬。
  一路随行在网上的评价本来就是好坏参半,本身的关注度也很高。再加上凤家小公子的知名度也不低,国宴大家的孩子,家里的亲戚朋友都是顶级厨师,唯独他天生没有味觉,被排除在外。
  两人联合在一起,更是风暴般的席卷了整个网络,不出一会儿,各个论坛关于两人的帖子直接盖了数千层楼。
  节目组的热度直接登上各大平台的榜首位置,路随星的数据采集表更是直接疯狂地跳动。
  此时,午饭已歇,yá-ng光正盛,劳作了一上午,嘉宾们陆陆续续地进了屋子,开始午休。
  凌菁菁甚至还想要拉着人组局玩狼人杀,结果被无情拒绝了,“凌老师,让大家睡睡吧!你看看,就连j.īng_力旺盛的虎老师都在打呵欠了!”
  “啧!”
  直播告了一个段落,晚上要五点钟左右才会开播,正兴冲冲想要来看看一路随行究竟是何方神圣的网友们,“……”
  靠哦!
  古旧的电风扇“呼啦啦”的吹起了凉风,耳边伴随着“哐哐哐”地撞击声,慢慢陷入了沉睡。
  意识在翻滚着,跳跃着,路随星梦到了一束火焰,那束火焰瑰丽而又热烈,被一个人轻轻捧着,送到了他的面前……
  忽而,一道“呜——呜——呜————”急促的警报声在耳边如同惊魂般地响起。
  路随星猛地睁开眼,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直接就从打开的玻璃窗越了出去,几乎是瞬间,就将惊慌失措想要逃跑的高胖男人按到在地,高胖男人没料到这个变故,瞬间发出猪似的嚎叫声。
  脚丫子踩在男人的后腰,身体下沉,单手反抓男人的臂膀,另一只手揪起男人的头发,一张熟悉的脸引入眼帘,“是你!!”
  这个人正是上一期,对他很不友好的那个随行导演杨璘文。
  杨璘文只是短暂地惊慌了一下,便恢复镇定,腆起一张圆溜溜的大脸斥责道,“路老师,你在说什么呢?我没听懂。快把我放开。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呢?我告诉你,这是不对的。”
  杨璘文挣脱不了,见嘉宾、工作人员都从屋子里面赶了出来,顿时哀嚎起来,“哎呦!哎呦!好痛啊!路老师,你怎么了?”
  凤微澜率先出来,紧接着是导演、其余嘉宾还有工作人员,不过工作人员都被保安拦在后面,不让过来,只在后面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看着。
  “怎么回事?”
  导演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顿时头疼起来,“路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
  “呜呜呜,导演,救我。我刚上了个厕所回来,就被路老师按在地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好痛啊,路老师求求你了,不要打我……”
  杨璘文的脸在地上滚了两圈,看起来灰扑扑的,可怜极了。
  洛云眉拧着柳叶眉细声细气地说,“路老师,就算是工作人员也有人权,你怎么能乱打人呢?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吗?”
  “怕不是暴力狂吧?”
  原秋叶冷笑地接了一句,说着就想将杨璘文拉起来。
  凤微澜冷哼一声,那双狭长的凤眸里面蔓延着风暴,原秋叶顿时停住了脚步。
  他将人从地上拉起来,抱在旁边的高脚椅上,路随星漫着粉意的脚趾头微微蜷了下,无措地眨眨眼,可怜巴巴地喊,“凤老师……”
  “路老师,下次记住穿鞋。”
  凤微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轻捏了下路随星的手。
  后面好不容易被扶起来的杨璘文还在张牙舞爪地嚷嚷,“导演,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刚才路老师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冲上来把我按在地上,你看,我的脸上全被沙烁刮伤了,手臂也好痛啊,不知道有没有骨折。这样有暴力倾向的人留在我们节目组……”
  “杨璘文,住嘴!”
  导演知道杨璘文的x_ing格,这人无利不起早,这段时间安分了不少,导演也就没去管他。
  导演不满地看了杨璘文一眼,杨璘文瑟缩了一下,还想叫嚷,结果对上凤微澜那双含怒的眼,顿时失了声,哑了下去。
  导演看向路随星为难地说,“路老师,您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要给大家一个j_iao代……”
  “导演,你看看我料理台上的东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