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穿越重生 >

这位alpha身残志坚[星际]+番外 作者:三碗过岗(中)

Tags:未来架空 星际 婚恋

第40章 
  一直到坐到沙发上,白大少爷的脸还臊得发红,陆召看的手痒,直接上手捏了捏白历的脸颊。
  手感不错,跟捏了块儿红面团儿似的。
  “放放放,”白历被捏着脸,歪着头不敢动,“您这手劲儿,我这脸还要不要了?”
  陆召挺惊讶:“你竟然要过?”
  “Cào,”白大少爷反应了老半天,“少将哥哥,结婚这么久您怎么不学习学习我军的其它优良传统,光逮着嘴损这一点儿学呢?”
  陆召直笑。
  他还真没想那么多,就是光听“要脸”俩字儿从白历嘴里说出来就觉得不对味儿。
  白历被他笑的没一点儿脾气,无奈道:“你这算不算打击报复?”他撅了撅自己的嘴唇,眼睛却看着陆召,目光里透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促狭和暧昧。
  陆召的嘴唇略带点儿肿,不严重,但被白历一说,他下意识舔了一下。他倒也没搭理白历那副嚣张的狗样子,淡淡道:“没。”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你后颈还成吗?”
  抬手摸了一下自己后颈的腺体,白历脸上刚下去的红三秒内重新占领高地。
  可能是因为alpha天生的占有欲和藏在骨头缝里的蛮横,也可能是因为跟他接吻的对象是陆召,反正白历有点儿没控制住,陆召的嘴唇就这么肿了。
  对这一点陆召很纵容,没吭声,就是上了头也没控制住,手指一用力,白历的腺体上就留了几个指甲印。
  白历看看陆召,陆召看看白历。
  白历问:“鲜花,你觉得会有第二对傻狗在打啵之后互相慰问对方伤势的吗?”
  “……”陆召真是不想搭理白历,这人情绪一对劲了,脑子就开始不对劲,“你喝水吗?”堵住你那破嘴。
  水没喝上,倒是想起来晚上还没喝修复型营养液,陆召从恒温柜抽了两瓶,丢给白历一瓶,自己也坐在沙发上。
  窗外一声炸雷,雨季的暴雨将落地窗重刷的看不清外面,只能看到帝国斑驳的灯火。
  白历盘腿坐在沙发上,被雷声吸引就侧头去看。他看着窗外成片成片的光斑,觉得太过亮眼,不过也因此,主星被称为“璀璨帝国”。
  但白历并不喜欢。他既不喜欢主星压抑的气氛,也不喜欢这个称呼。
  就像他不喜欢这个围绕着一个人转、节奏奇怪的世界。白历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偶尔觉得自己心里揣着一块儿冰,想焐化了再去握陆召的手。没想到冰没捂化,就连手都冻得不行。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不这样,因为他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想过有朝一r.ì会有人能等他开口。可陆召说了能等。
  世界并不在乎白历这个炮灰,但陆召在等。
  可不能让他一直等。
  白历看着窗外的大雨,忽然开口:“那个小记者和我查的那个O,跟唐开源有关系。”
  原本正把营养液瓶子往机器管家手里放的陆召听到这话愣了一下,他看了白历一眼,直起身,嘴唇动了动,却只“嗯”了一声。
  “现在没关系,但以后会有。”白历转过头来,对陆召笑了笑,“如果以后有机会,你应该会知道。”但你到时候会是什么选择,这些都说不好。
  陆召的眉头略微皱起,他意识到白历是头一次这么认真在跟他解释一些事儿。他把这几句话琢磨了一遍,吃不准是什么意思:“唐开源?”
  “他是……”白历想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一只手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左腿,“世界的中心。”
  陆召还是听不太懂,但他没有出声打断。他直觉觉得白历在说一件让他难以理解的事情,可白历不打算解释,只是把一个结果放在他面前。
  他脑子里很快过了一遍白历的话,小记者和另外那个人都和唐开源有关,或许“现在没关系”,但“以后会有”。
  宽松的居家裤被白历摸小腿的手压扁,裹出他的腿的轮廓。陆召坐的挺近,伸出手按住了白历的手。
  这一次他感觉他有点儿实实在在地抓住了白历。
  白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有些事儿我还在查,跟我想象里的不一样。”顿了顿,又加了一句,“等我确认了,我都会告诉你,成吗?”
  陆召捏着他的手背,“嗯”了一声,隔了几秒才开口,却没继续白历的话头:“我还以为你在夸他。”
  白历刚从自己说了一件大事儿的微妙情绪中回过神,冷不丁听了这么一句:“啊?”
  “‘世界的中心’……”陆召的嘴唇动了动,琢磨了一会儿,“听起来很牛逼。”
  白历有点儿接不上话:“啊,嗯,是啊。”
  陆召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隔了一会儿,又看了他一眼。
  白历给看的心里七上八下,他刚才可能是j.īng_神太放松,藏在心里的一些事儿顺着就给秃噜出来了。
  秃噜的太自然,以至于白历自己刚才都没意识到。
  他只想着陆召那句“我能等”,就没管得住嘴。
  就听到陆召淡淡道:“我没见过真牛逼的alpha。”
  很平淡的一句话,冷冷淡淡的几个字儿,听得白历回不过神。
  他想起来陆召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字儿,狂。陆召不放狠话,他从来就只说实话,不添油加醋,但没人能反驳。
  强大又高傲的陆召,略薄的嘴唇被白历亲得有点点儿肿,要不是这样,这会儿陆少将的气势应该更足。
  白历看着他,觉得心里的y-in霾一点点儿在变淡。他忍不住大笑,然后一前倾身体,又亲了亲陆召的嘴角:“别介啊哥哥,那我呢?”
  “……”陆召被他来了这么一下,略眯了眯眼,“你也不牛逼,历历。”也就比其他人厉害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