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GL百合 >

还她初吻+番外 作者:挖坑只为你

Tags:穿书 重生 打脸

文案:
穿着黑衬衫扎着小马尾造型的女孩微笑着被姐姐拖过来。
我注意到那双细长的眼睛里写满了拒绝!
 
内容标签: 重生 打脸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莫秦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鼻涕虫变成酷帅女 
 
  ☆、第 1 章
 
  
  十年了,怀揣着离婚证,秦舒又回到了这个江南小山城。
  旁晚雨后,清冷空气中飘来让人垂涎欲滴的家常味道,调皮的微风撩起眼前细碎刘海,秦舒走在青石板路上,巷子里满是她焦急的脚步声。
  这里不像身居城市里的楼厦,出门就是公j_iao地铁路线单一便捷,家乡更多的则是弯弯曲曲带着幽幽泥土味的小巷,在老房子中间局促的穿c-h-ā着这几年拔地而起的农家小洋房。
  “嘟嘟。。”秦舒捏着手机的纤纤玉手骨节泛白。真是胡闹!才一转眼这两个混蛋就不见踪影!说好一起去吃烧烤的!这家乡的巷子比前几年又变了许多,想靠以前的记忆找到传说中的烧烤店,如今看来似乎是个笑话!
  望着幽深的小巷岔路,秦舒紧了紧身上略微有些单薄的外套,喵着腰钻进了一家路边不起眼的小店,抬眼一看,一个年约二十的姑娘,长相一般但打扮挺潮,她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哼着不着调的歌曲。
  “姑娘?”秦舒微微靠前,一副慈眉善目的长辈模样。
  商店里年轻的姑娘,抬起涂的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顿的大眼睛,秦舒笑着凑过去:“姑娘,我是外地刚回来的,不记得路了,请问你知道大吉昌烧烤店,往哪一条巷子走吗?”
  “大吉昌烧烤店?“年轻姑娘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呀?”姑娘皱着眉头,语气疑惑。”我住这里也好几年了,从来没听过什么大吉昌烧烤店的!“
  “啊?”秦舒想过各种情况,唯独没料到会碰到这种款式的回答,瞬间有些蒙圈。”不可能啊?大吉昌烧烤?没听说过?“秦舒记得自己五年前回家乡就是去的这家烧烤店啊?姐姐说今天晚上去大吉昌吃夜宵!还把儿子先给带走了!
  秦舒望了一眼店外的天幕,朦胧的夜幕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降临,万一天黑了走不出去怎么办?一想到错综复杂的巷子,路痴秦舒竟然有些腿软。
  ”我问一下我哥,他在后院,你等会儿!“说罢,店里热情的年轻姑娘清了清嗓子:”哥!哥!“
  回廊响起凌乱的“笃笃”声,有好几个人笑闹着朝前院走来。
  青绿色的隔帘下一刻便被人撩开,出来一男三女。
  秦舒用纤细的修长手指擦了擦眼睛,微微有些意外。只见眼前的四个年轻人打扮都很时尚,四人中唯一个男生,站在众人最前方,穿着一件军绿色的休闲外套,染着黄色的头发,长得不错。还有三个女孩站在男生背后看不清楚脸,但依稀可以看见个子都挺高,服装打扮都不俗气。
  “哥!这阿姨想问大吉昌烧烤店在哪!”原先看店的姑娘揪住男生的衣角,朝秦舒的方向指了指。
  胆小怯懦的秦舒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脚,头偏了偏,自从嫁到千里之外的大城市以后,秦舒一直宅家做家务,带孩子,不太接触社会,后来更是严重到一看到人就有压力,特别是在陌生男人面前更是紧张的手足无措。
  “我想请问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一家叫‘大吉昌烧烤店’的?我和儿子走散了,他和我姐姐已经过去了,我一直找不到路,麻烦你们帮我指个路,好吗?”秦舒看了一眼高大的男生,还没看清楚人家的脸就赶紧低下头,一到人多又陌生的环境,她就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严重程度和时间成正比。
  “大。。吉昌烧烤店?”男生皱了皱浓黑的眉头,犀利的眼睛眯了起来。像似要在秦舒身上烧个洞。
  “额,对,对。”秦舒感觉自己的头都有些发热了,希望自己的脸不要红。
  “没听说过。”男生转了个头,朝三个跟来的女生问道“你们谁听过这店名?”
  没听说过?秦舒原本低着的头忽然就抬了起来,黑白分明像小鹿一样的眼睛直视最后方一个高挑的人影。“小姐姐,这位小姐姐!您知道附近有没有一个叫大吉昌的烧烤店啊?”秦舒焦急的声音都带着哭意,天都黑了,孩子还跟着不着调的姐姐在一起,太危险了!
  喜提‘小姐姐’称呼的女生名叫薛莫,站在门框下,看起来似乎比男生还要高,她穿着黑色的军装外套,里头配着白色的T恤,淡漠的眼神,藏在昏暗的灯光下忽明忽暗。
  薛莫身边几个人不约而同的低声憋笑。唯一的男生更是闷笑的整个人弯了腰,“小姐姐,哈哈。。”
  秦舒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气愤,本来就是女生,叫一句小姐姐怎么了!习惯了在北方的人际往来,称呼一时间改不过来,地域差异问题,有什么好笑的!
  “这店我知道,不过,现在,它改名字了。”薛莫声调平平,似乎并不介意被比自己大十几岁的老女人称呼小姐姐。她默默的端详着秦舒的脸,似在看,又似透过秦舒的脸看着完全无关的事,好一会才说:“你说的那个店还要经过好几个岔路才能到。”
  “啊?能不能拜托你说详细一点?”秦舒眼神一亮,带着希望。
  “说不清楚。”薛莫紧了紧眉头,细长的眼睛继续淡淡的看着秦舒,高挺的鼻梁在灯光下投下深深投影 ,食指轻轻一落,点向室外泼墨一般的黑色。“看见了吗?天已经黑了。”
  听着深沉又柔和的嗓音,秦舒怔了怔,不自觉的说:“你可以带我去吗?”
  “不太方便。”薛莫声音不带任何起伏,淡而固执。
  一时间,原本活泼的气氛有些凝滞。
  秦舒眼神暗了暗,站了许久的身子晃了晃,转头看向深不见底的巷子,那里寂静而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