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GL百合 >

先追到的人是我+番外 作者:汽水鲨鱼(下)

Tags:情有独钟 校园 都市情缘 市井生活

第60章 
  关不语赶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 她很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人”。说是熟人其实也没有那么熟悉,以至于关不语站在那,偷偷看了好几眼才确认——这就是万仁, 江湖人称万小人, 虽然家里钱很多, 但心眼儿却小得要命。
  一想起这人是谁, 关不语的回忆就如潮水般涌来。她想起这家伙在一中门口跟姜聆羽告白的事, 又想起这家伙还雇人来揍自己, 于是一股无名火起, 要不是她现在已经改邪归正,恐怕下一秒就会撩起袖子冲上前去。
  但她到底还是成熟了一些,不会任由感情驱使。所以关不语只是站定,挺直了腰, 显得一身正气。万仁诧异地看了她几眼, 总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可他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下可把关不语惹毛了,她心想那你都不认得我了,当初还专门雇人来揍我?有毛病吧!
  更何况当初她还亲手揍过万仁——现在的他是看不太出来当年的影子了,当年的万仁就是一欠抽到极致的小屁孩, 说话两句不离“我爸妈怎么怎么”, 还总是自称老子。所以关不语才把他痛揍了一顿, 导致他再也不敢来这附近。
  现在的万仁——前段时间在一中门口也见过, 有钱确实好, 舍得捯饬自己, 收拾起来倒确实像个正正经经的帅哥。而关不语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饶是如此,万仁也只是惊奇地看了一眼她, 什么都没有说。
  关不语使劲想了想,觉得大概是因为天色太晚,这家伙看不清她的长相,所以才想不起来她是谁。不过这样一来也好,她也就干脆站在了那等起姜聆羽,少点S_āo动也不错,总不能她一来就把这块搞得j-i飞狗跳了吧?那姜聆羽岂不是更不让她来了。
  万仁见她也不进去,心里暗自嘀咕,他把玩了几下手机,看上去有些焦急难耐。关不语倒是一点也不紧张,她还从口袋里拿出了另一根木奉木奉糖——她一共买了五根,这根是酸n_ai味的。
  她并不想给姜聆羽发消息,告诉她自己过来接她了。就当是个惊喜吧,总不能什么事情都告诉姜聆羽吧?也因此,关不语很期待看见姜聆羽惊喜的表情。她含着木奉木奉糖抬头看着图书馆的门口,不一会儿,门被打开,她想了半天的人正把书包背好,脸上显出疲惫。
  而当关不语眼睛一亮,准备踏出步伐迎向姜聆羽的时候,旁边的万仁居然先一步走了出来,他快快地来到姜聆羽面前说:
  “姜聆羽,好巧。”
  关不语的步伐于是顿住,她站在那,看看万仁又看看姜聆羽。她意外的什么也没说,只是停在了那。而姜聆羽在看见万仁的那一刹那后退了两步,她下意识想摆出个笑容,却又突然看见了万仁身后的关不语。
  谁都可以在夜色中看不清关不语的长相,除了姜聆羽。哪怕关不语是背对着她,姜聆羽都可以认出这个肩膀有点垮,但站得挺拔的女孩子就是关不语。
  而关不语明明看见了眼前这一切,却没有说话。她站在那,姜聆羽几乎没有听见万仁的话,大抵就是些寒暄的话语,然后就是你哪天有时间?我们出来吃个饭吧。很常见的套路。也不知道是谁告诉了他自己最近在这里学习。
  姜聆羽轻轻叹一口气,她收回视线看向万仁,哪怕这个人曾经为难过她,在一中门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她告白,她也很难去拒绝人家。她就是这样的x_ing格,容易迁就人家。甚至,有点懦弱。
  “所以,周末可以吗?你看,我已经把票都订好了。”
  也不知道万仁说到了哪里,他突然取出手机,给姜聆羽示意自己买下的电子票。姜聆羽并不知道这是什么票,她深吸一口气,想说出拒绝的话语,却又怎么都说不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再一次看向了关不语——她看见关不语忽然后退一步,手攥成拳头,却又无力地垂了下来。这样的举动忽然就击中了姜聆羽内心柔软的某处,她心想,关不语,关不语,你以为我看不见你吗?
  你以为,我没有认出你吗?
  姜聆羽鼻子一酸,她低下头,再一次抬起的时候对万仁说:
  “抱歉,我那个时候有事。”
  “那、那下个周末也可以的!”
  姜聆羽踏出一步,万仁下意识挡在她面前。姜聆羽看了他一眼,那对眼睛里此刻没有任何假装的笑意。
  但她却笑着说:
  “最近我都没什么时间,除了和我朋友聚一聚以外,也没有别的打算。”
  姜聆羽说罢就直接越过万仁,快步走远,走远前她突然想起什么,而后下了决心,回过头来说:
  “还有就是,我在读书期间不会考虑和任何人谈恋爱的,但我真的很谢谢你的好意。”
  这话让万仁愣在了原地。这还是那个温柔女神姜聆羽吗?不是说她只会说出拒绝三连,除此之外根本不会拒绝别人吗?姜聆羽变了?她——
  万仁看着姜聆羽小跑着靠近刚才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女孩子,然后她的手伸出来,捏住了那个女孩子的手,那女孩默不作声地看着她,姜聆羽就拉着她往前走。
  看着这样的她,万仁才迟迟反应过来——如今的姜聆羽似乎变得更加强势,并不只是单纯地像个花瓶了。
  关不语心情不好,可身旁的姜聆羽看上去心情却很好。她们走到一家餐馆,关不语肚子饿得咕咕叫,姜聆羽就笑着拉着她进了餐馆,点了些菜。等菜的期间她就一直静静看着关不语,姜聆羽最知道怎么让关不语开口说话了——这是关不语自己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所以她很不情愿地开口说:
  “姜聆羽,你刚才和他都说什么了?”
  姜聆羽捧着下巴问:
  “你没听?”
  关不语撇撇嘴回:
  “我可不会偷听人的隐私。”
  这话怎么就这么不对味。
  姜聆羽笑得眯起了眼睛,她站起来坐到关不语身旁,然后伸出手,摸进关不语口袋里,把她仍然攥得紧紧的拳头拿出来说:
  “我跟他说,我没有时间和他出去,就算出去,我也只会跟我的朋友出去。而且,我还跟他说,读书期间我是绝对不会考虑谈恋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