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

主页 > 古装迷情 >

谋国郡主 作者:南荣维扬【完结+番外】

Tags:女强 复仇虐渣

  【文案】:
  六年前穆王府满门被惨烈屠杀,血流成河的惨烈场景苏维扬现在依旧历历在目,梦回午夜时次次惊醒。
  府内五千多人,洛yá-ng城外穆家军十万人几乎全部被屠杀殆尽。
  父亲母亲惨死,哥哥为护她周全,重伤,生死不明。
  最后她是被十岁的夏玄带着从城外被厮杀的大军中冲出来的一队人马所救,硬生生的砍出了一条血路出了王府。
  苏维扬再回头看时穆王府只有无边无际的大火在燃烧跳跃!
  那一刻,让她撕心裂肺!让她悲痛欲绝!让她无家可归!让她病骨缠身。
  从她三r.ì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的生命已经背负上了数十万人的血。
  这仇怎么能忘!
  这仇怎么敢忘!
  她的父亲母亲、兄长好友、十万铮骨、她中的毒受的伤!
  苏维扬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冷笑,她这不是回来了吗?当年偌大的全万盛王朝最大的王府,当朝皇帝的义弟,当朝千太傅的义兄,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震惊朝野,震惊了天下无数百姓!
  三月的洛yá-ng,细雨连绵!
  苏维扬的视线透过密集雨帘,穿过沧桑斑驳的城墙,望向了洛yá-ng城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忽地双眸中有掩盖不了的风起云涌,如今她以另外一个身份回来了!
  复仇,就从洛yá-ng开始吧!
  内容标签: 女强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女苏维扬男苏浅墨 ┃ 配角:男配:御景夏;落辞女配:御景蝶 ┃ 其它:身份之谜;C_ào原文化;城步苗族;帝王之道;生存之道
  一句话简介:她要的是这万里山河!
 
 
第01章 
  三月的洛yá-ng城C_ào长莺飞、细雨长绵。
  城门口外斑驳沧桑的城墙下,一辆紫檀木马车停留在此地等人,最前面的是一位身形孱弱的女子,身后跟着一个打伞的婢女。
  苏维扬身着白色锦绣玲珑裙,外罩雪貂披风,怀抱着一只银灰色水晶八角手炉,即使已是初ch.un万物复苏之际,她依旧锦袍貂裘,纤弱安静的玉立在伞下。油纸伞投下一片暗影,看不清苏维扬脸上的表情,细密的雨打在伞上,发出噼啪声响,寂静中分外清晰。
  苏维扬的视线透过密集雨帘,穿过青迹斑斑的城墙,望向了洛yá-ng城深处的某一个地方,忽地双眸中有掩盖不了的风起云涌,一瞬间她周身的空气都凝结了,某种积蓄已久深厚的情绪突然迸发,体内散发的寒气令她抱着手炉的手指关节更加白皙晶莹,指尖却在发紫,忍不住闷闷的咳了几声。
  而她自己却仿佛毫不自知,双眸依旧定定的望着前方,身子一动不动。
  她的脑海中充满了六年前的厮杀、血腥和自己回来复仇的目的。
  数十万人白骨荒埋洛yá-ng城外,五千人的血r_ou_被屠杀和燃烧殆尽。
  身旁撑伞的婢女花开本就一直担心自己小姐的身体,虽说已开ch.un,小姐身上的衣服也不少,但这初ch.un雨水的凉气,也恐小姐吃不消,此刻听到咳嗽声,立刻左手掌贴到她小姐的后背,用内力消除苏维扬体内的寒气。片刻后,花开收了掌,一边迅速从贴身暗红锦囊中取出一颗锦香丸递了过去,一边抱怨道:“都劝小姐好几回,在马车内等他们,偏不听,这回子身体肯定又沾了这凉气了,回去肯定又要不舒服,小姐何苦做到如此地步!”
  苏维扬这才缓缓收回望向远方的视线,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该在这雨中待的时间长,但再次回洛yá-ng,终究是忍不住,有点着急,失了方寸。听着花开的抱怨,知她是担心自己,无奈的失笑了一下,接过锦香丸含了进去。
  “既然做一回别人的远方侄女来投靠他们,就必须有侄女的样子,咱们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一定能通过某些渠道传到他们的耳中,你以为苏家短短六年成为万盛王朝富可敌国,首屈一指的富贵之家,能没有手段吗?让他们看看咱们的诚意,倒也不至于留下把柄。再说,我十岁时离开,时隔六年,这洛yá-ng城我也想再细细瞧瞧!”苏维扬早已经收拾好心情,漫不经心凉凉的道,脸上是一派惯有的微笑,但嘴角有一抹平常人难以察觉的冷意。
  花开不甘心的撇撇嘴却也没再说话。
  果不出一会,苏维扬就看到一男一女驾两匹骏马疾驰奔城门口而来。
  是赶在她们之前给苏家送口信的婢女富贵和一个约十七八岁的男子,男子身穿一袭紫色棉袍,宽肩窄腰,五官白皙,容颜俊美。
  虽然下着绵绵小雨,但两人衣物都无一点潮s-hi之意,显然是二人都用内力隔开了细雨。
  苏维扬看着驰马而来气质不凡的男子,心道这大概就是苏族主的义子苏以晗了,是他来接自己倒也显得自己的地位不失轻重,和预想的一样。远在宁城苏家分支的表亲,因一场莫名的土匪洗劫,全家无人幸免,只剩下一女苏维扬,无依无靠,前来投奔在洛yá-ng的苏家本族。
  苏维扬心中自知,那家苏姓的分支,早已被土匪全家杀害,无一人幸免,包括自己所用身份的女子,自己不过是需要借这个身份,行一些事的方便和谋虑一些事罢了,苏维扬叹息道:也是个和自己命运一般的可怜女子,等在洛yá-ng的事情解决后,就帮她把这个灭门之仇报了,也算是对得起她的这个身份,对得起她了。
  苏维扬又想着,富贵男装骑马倒也神采飞扬。
  不出片刻,两人已至跟前。
  待两人勒住马缰后,富贵先一步下马一躬身给自家小姐请安,苏维扬看了一眼富贵,微微点头“恩”了一声,富贵起身后就势端站到她身后的另一边。
  “想必这位就是维扬妹妹了吧,我是族长的义子,苏以晗,想来也比妹妹大几岁,妹妹叫我一声'哥哥'也不为过。”苏以晗紧跟着也翻身下马,眉眼神情俱是笑意,温润的出声道,但她也在温和的话语中听出来了一丝把玩。
  苏维扬看着眼前温润的男子,想着这就是苏以晗没错了,苏维扬又想到情报上说他五年前因救了重伤的苏族主一命,族主就收了他当义子。他用了五年时间当上了苏家的一把手,甚至比少族主苏浅墨还受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