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古装迷情 >

君心似我心 作者:林奈木(下)

Tags: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第四十七章
 
  老秀才抬头看着眼前一座小楼,里面也算是红灯绿酒,进去之后发现更是虚无坐席,满满当当的人,皆是清一色的男子。
  “现在这种时候,这南楼里面的人竟然还这么多,简直不敢相信。”老秀才看着里面大胆形色各异的人来俩往往。穿着皆是各色,有的华贵,有的就是普通,但是他们或多或少身边都围着一个两个这南楼里面的人。
  几个左拥右抱的公子哥从他们身边走过,那中间的人吃的醉醺醺,走路也不稳当,要不是身边两个脸上涂抹厚厚一层的男妓,这人绝对会当场倒下去,一边走着。
  这人最里面还念念有词的说着:“给,给我,去拿一杯,杯酒,我,还没有醉,醉。”身边的人手掌放在这人背后安抚道:“知道您没醉,使我们醉了呀,程公子,小心些。”
  贺州山微微偏过身子,给这人让路,这几人从贺州山面前过,眼睛一个劲的往贺州山和他身后的宴行身上抛,嘴角若有若无的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贺州山面无表情,被男妓狠撞了一下的老秀才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放d_àng不羁的男子,那神情真是青楼里面的女子恐怕也要自叹不如。
  贺州山缓缓道:“就是因为这城中的女子消失了,这南楼才显现如此重要。况且这男子又不会被剥皮客顶上,众人当然是在这种时候怎么开心怎么玩。”
  “青楼女子一跑了,这里生意只会更好才是。”宴行说。
  贺州山点点头,这里面的场景混乱不堪,有席地而躺的,有美人靠的,有吃酒的,有游戏的,俨然萎靡不堪场景,楼上的厢房中还会有隐隐约约传来喊叫声,真是难以入耳。
  贺州山秉住心神,深深吸上一口气,这口气里面夹着各色的胭脂,酒香,汗渍,香膏的气息,温热厚重,实在不怎么沁人心脾,但是好歹让他稳住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场景给迷惑。
  宴行倒是对这种场景见怪不怪的,他在京城的时候,除了流香院之外,这种南楼他也常去,有时候觉得姑娘不好玩了,这种软魅的男子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京城里面的这种地方比起这里,还真是有过之而不无不及,满地铺砌白鹅毛的毯子,香气宜人的暖香。
  当然这些都是前话了,现在的宴行早就没有去那些地方的,上回还写了几封书信回去,让打扫房间的小厮,把那些不该有的混账玩意收起来。
  实际上这宴行是想着,终有一天这边界一事早该了解,到时候要是好不容易把贺州山诓骗回去反而被那些东西搅乱,岂不是得不偿失。
  老秀才生平头一次进这种地方,不由自主迷花了眼,上前去,也不敢随意勾搭人,就傻乎乎的站在一边看人家亲热。
  只见那人半躺在地上,衣裳半面敞开,白花花□□刺人双目,另一边的一人骑跨在他身上,长发拂面,两人保持这种姿势亲热好一阵,才发觉有人盯着。于是骑跨在上面的男子回头,眼角不遗余力地上下打量老秀才,老秀才登时脸一红,鼻尖下面缓缓流出两道猩红的液体。
  宴行见此,无奈摇摇头,一把扯过老秀才,道:“你是呆鹅嘛!看人家亲热,有毛病!”
  老秀才半响说不出话,被眼前这种珠光宝气,混乱不堪的场景迷了心智,眼神空空望着前端,一边傻笑,乐呵乐呵。
  贺州山伸手掰过这人的嘴脸,发现这人竟然一时间就痴了,摇摇头:“早说了不要带他来这里,这下不好办了。”
  宴行没有想到这小老头的心智这样不堪,就只见个世面,还能傻了。
  “我看那个地方倒是不错。”宴行一只手架着老秀才,一只手指了指。
  贺州山望去,在登阁楼的扶梯下,有一个狭小的空间,那里被招英楼的人做成一个小小储物间,里面堆着各种扫地清理的用具,门此刻还张开一条小缝隙,看得见里面虽然逼仄,但是装下个人估计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贺州山撑起老秀才的另外一只手,拉扯这人到了这储物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人塞进去,可惜这人虽然一时间痴了,可还有意识神志,把他塞进去,自个又给爬出来了。
  宴行无奈,只好在他脖子上狠狠给了一击,把人给敲晕过去了,这人方才老实下来。
  贺州山张了张嘴,看着倒地不起的老秀才,片刻之后,才小心说道:“没有把人敲出什么毛病出来吧。”
  宴行甩甩胳膊,说:“不会,顶多几炷香的时间,醒过来估计就好了。”
  贺州山点点头,又把储物间的门给给关上,可惜这门上面没有锁。正好这时候,他看见地面上不知道是哪位公子哥潇洒的时候,落下的一根簪子,一时拾起来,横向c-h-ā在门栓上。这样就算是这个老秀才醒过来没有神志,也不能出来捣乱了。到时候查清楚了,再回来将人放出来也是一样。
  宴行往外拉了拉门,这簪子倒是牢固。
  “两位公子在这里做什么?”
  宴行贺州山同时回头。
  一位身穿华服的男子好奇地站在这边问。
  这人脸上白皙干净,虽穿着和这里面的众多混天混地的诸多公子一样,装扮华贵,发间上坠着亮澄澄的簪子,肩颈上带着一小块白绒毛的披肩,但是这人面容稚嫩,脸上没有什么胭脂,看起来干净可人乖巧听话。若是没有那双丹凤眼,就更好了。偏偏这丹凤眼,眼角上挑,流出一地的风情来,惹的人看了,不自觉就会被他勾去心神。
  贺州山正欲搪塞这人,这边又来一个。
  “哎呦,你怎么在这啊!”从这位公子身后,钻出来一个不知是男是女的人,说是男的,偏偏脸上浓妆艳抹。
  说话间,尾指向上食指捏着快帕子,说是女的,偏偏脸上怎么也有几分掩盖不住的男人粗狂。整个人看起来不lun不类。
  这不lun不类的男人,恍然间看到宴行和贺州山,眼前一亮。
  “哎呦喂,好家伙,这是哪里来的两位公子,谪仙般的人呦。”说着,这人上前,左右横竖打量两人,宴行明眼一看就知道此人应该就是这招英楼里面的男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