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古装迷情 >

君心似我心 作者:林奈木(上)

Tags: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文案:
不学无术京城公子哥 X 外冷内热病娇少年郎
京城中浪d_àng公子一夜之间背负使命去往边界,与他一同出发的还有知其名未见其人的宿敌,两人各怀心事岔路错开,都不想与对方相遇,谁料y-in差yá-ng错碰了面。
 
本应宿敌见面格外眼红,结果两人心怀鬼胎,导致情难自抑,一路上,杂乱的案件环环相扣,两人在这其中找到真相,掀开过往曾经的一场y-in谋。
大靖萧条内斗百年,此番风雨将至。
 
宴客京/宴行 X 华书行/贺州山
 
 
补充:HE,尽量每天晚上十一点更新。
故事内容纯属瞎扯,可能有很多的bug,不要认真,认真你就输了。
如遇突然停更,可能有突发状况,可以去微博上看具体情况,但是我会尽量r.ì更的。
感谢各位小可爱。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宴客京,贺州山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病娇男友的r.ì常
 
立意:为了美好生活奋斗
==================
 
  ☆、第一章
 
  大漠孤烟,断壁残垣。
  一排排整齐的帐篷排列在戈壁上,远处落r.ì的余晖还未完全的消失,这边却是已经暗了下来。
  一望而去,是没有界限的辽阔,余晖仅剩的一点红光将遥远的地平线染红,天空中的雄鹰传来一声孤寂的嘶叫突兀地闯进大帐军营中。
  “将军,还是汤药不进。”一名身穿蓝黑色长袍的男人跪在地上,头部紧紧贴着石板,声线颤抖。
  端坐在案几后的人,手里还握着羊毫笔低头写着什么,听闻顿了顿。
  “咔!”
  手中的羊毫笔断裂的声音在寂静中显得无比的刺耳。帐中昏暗,仅几只残烛点着,半明半暗中看不清他的神色。
  “接着说。”
  “若还是,还是这个情况,不消几r.ì,几r.ì便挺不住了。”跪在地上的人头也不敢抬,说话断断续续夹着空气里的灰尘。
  半响,军营静的只能听见外面猎猎风声,良久,这人才缓缓的开口:“将我的外披拿来。”
  他起身走至帐营门口,烛火照亮他俊逸的脸。立在一旁的人立刻取了披风,为他披上。
  宴客京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几步过后停了下来,回过头看到还趴在地上的军医,又回身一把拎起地上的人,冷冷地说:
  “跟上。”
  军医背着木制沉重药箱,颠簸着脚步,跟在了他的身后来到另外一处帐营。
  这处帐营大多是行军打仗临时驻扎,因为是临时驻足,所以大多数的帐营外面还堆着一些杂乱的兵器,各类用具。唯独这处的帐营不但没有和其他帐营保持一致的排列,而且周遭干净的在荒漠中不像话。
  若是仔细看这处的帐营就会发现不单单是在外部排列不同,里面更是区别于其他将士的帐营。
  这里面没有兵器刀盾,没有炊具铠甲,只有屏风,桌椅,和一张红木床。
  打量一番,还会发现里面布置根本不像是一个军队的营帐,倒是像极了寻常人家或者普通客栈的布置。
  红木床上的帷帐随着进来的人带进的风,动了动,掀起一角,眼神好的能够窥探到里面依稀躺着一个人。
  军医手抖的拿起桌上的药碗递给他,他接过药碗,掀开帷帐。
  入目的是一张消瘦的脸,但也能见他眉目间的惊艳。鼻子高挺,旁还有颗红痣,嘴唇却因为其他,一点血色都无。
  整个人安静的躺在软被之下,墨色的发散开在白玉枕上,仿佛睡着一般。
  也只有他知道,这人快不行了。
  “他的病情还是老样子吗?”他坐在床边,回头问。
  “回将军,是。先生之前还能灌一点药下去,这几r.ì便是怎么也喂不下去了。”说完后,军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闻言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神盯着床上的人,无奈又悲凉:“那,那么,他的腿如何了?”
  “先生的腿自幼就落下了寒疾,加上之前在冰湖里浸泡过,寒疾复发,又受了重伤,高烧不退,腿部的伤口化脓肿胀。”军医咽了咽口水接着说:“其实这都不打紧,他身上的伤大都可以痊愈的,小心调养,都能好起来,现如今就是,就是怕,怕他自己不想活了。”
  说完这番话,军医也低下头不再看床上的人。
  “他自己不想活了,原来是他自己不想活了。”他的话语间带着点苦笑“你先出去吧。”
  “是。”
  他将床上的人扶起来,靠在他的肩膀上,用小勺将汤药喂在那人嘴边,可那人确实是不肯入口,紧紧的咬着牙,汤药顺着颈线,滑入了衣领,浸s-hi一片。
  “贺州山。”他轻轻的叫了一句。
  只见那人的眉眼微微颤动了一下,就恢复如常。
  “阿三,你喝点药好不好?”他极尽温柔,一扫刚刚的冰冷。尽管可能躺在这里的人可能并不是很想听见他的讲话,但是没有办法,再不让他喝点药,他是真的怕这人就这样挺不住,到时候让他怎么办。
  “阿三,阿三。”他一遍又一遍的叫唤他的名字,回应他的却只有安静。
  宴客京眉心紧紧拧巴在一块,他轻轻地掰开这人的嘴,试图让药进入,可惜的是,这人就是要和他作对,苍白的嘴就是不肯将这药咽下去。
  这时,门外有人忽然求见:“将军,来人急报。”
  “放在桌上。”
  宴客京将人轻轻地放下,走至桌旁,拆开信纸。纸上的字是漂亮的簪花小楷,可是内容却让宴客京心底狠狠地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