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古装迷情 >

探花人 作者:兔子的预言

Tags:甜文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文案:
温润嫉妒心有点儿强稳重商攻VS软糯头脑清晰状元郎受
序: 探花人向花前老,花上旧时ch.un。行歌声外,靓装丛里,须贵少年身。——《少年游》张先
第一人称,大概一万字左右。
写的是两个少年郎突破外界的束缚在一起的故事,关于功名和爱情的一点儿小小的抉择。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叔禾,蒲度九 ┃ 配角:宋芸湘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对不起,我爱你,爱得有点自私。
 
立意:平凡之恋
 
==================
 
  ☆、状元游街,身不由己
 
  我十七岁三元及第考取状元,至于长相不说长得有多好看,但是至少也称得上眉清目秀吧。
  眸若桃花,内藏星辰。叔禾常常这样夸我的眼睛。叔禾说他就是因为眼睛对我一见钟情的。我想我得感谢我娘生了我这双眼睛,才让我勾了叔禾的心。
  不过我对叔禾不是一见钟情,我对他是二见钟情。
  十八岁那年我做了两件极其得意的事儿。
  第一件就是新科及第,考上状元。我一直想着报效朝廷,为百姓尽我的一份力,成就一番盛世伟业。我想年轻的才子大都有过这样报效国家,造福百姓的想法吧?
  第二件事儿就是冲破了世俗和叔禾在一起了。为何是冲破世俗?只是因为我们俩都是男儿身罢了。
  不过,人间的事儿大都难以两全,我冲破世俗和叔禾在一起,却也得罪了宰相。我终究是没有留任京都,没有为国倾尽自己的才华。
  留守在江南的一个小地方,对于我来说的确是有些大材小用了。不过能和叔禾在在一起,我还是情愿舍弃这些的。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鸿鹄又安知燕雀之志?不过是人生在世,取舍有所不同罢了。
  不过除了没有留任京都,宰相也没有多为难我。这是因为宋芸湘,他的女儿。宋芸湘大胆肆意地喜欢着叔禾。
  宋芸湘曾经说过要是他再遇不上一个比叔禾好的人,她就不嫁了,落发为尼常伴青灯。若是旁人我定是不大相信的,但是宋芸湘如是说我就深信不疑。
  我们三个之间的纠葛还得从大赐琼林宴,武士牵马游街说起。
  三月初三,三百六十进士齐赴琼林,谒过孔圣,拜过师座,方开始游街。游到丞相府外的玄武街,就看见整条街道人山人海,所有的人都如痴如醉。再看相府已搭好彩楼,我当下就知道宋芸湘在招亲。
  我不欲向前,我不喜欢宋芸湘,或者说我没有喜欢的人。同行两位同年笑着调侃我道:“状元郎,还不快跨马向前,娇妻就在前等你,何故不前?”
  “是啊,是啊!快去,大小登科岂不是美事一桩?”
  我不觉得这是美事儿,但是小斯催促得紧,我也不得不往前。要经过彩楼需有人放行,为的就是闲杂人等没有办法接靠近彩楼。我当下明白了宋相这只老狐狸摆这么大阵仗就是请我入瓮了。
  果不其然,就在我靠近彩楼的时候,一个绣球飞旋砸到怀里。我没有办法,只得无奈接起。我突然觉得有点儿好笑,就算我考取了状元,我竟然还是没有办法决定自己要和谁共度一生。
  我没有发作,宋芸湘倒是先发作起来了。宋芸湘挣开就要架着她下楼的婢女,奔到栏杆旁,气愤地咂了栏杆一拳,栏杆瞬间发出一声巨响。看得出来她很用力,也很气愤。
  “哪里来的混蛋,敢接本小姐的绣球?我的绣球是抛给你的吗?给本小姐还过来。”
  宋芸湘身着一身红衣衬得她整个人肤白若雪,远远看着倒还玲珑小巧,双眸灵动如飞,但是脾气也真的是暴跳如雷。
  虽然宋芸湘嚣张至极,也极度不给我面子,但是她说的话是真的合我的心意。
  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把绣球抛回了宋芸湘手里,大声对着宋芸湘说道:“宋小姐,接好了。”当下就准备驾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但是当我再次被小斯拦住的时候,我明白了,今天我是做不了个看戏人了。今天这场戏我必定得参演,即使被强迫如斯。
  宋芸湘望向对面的酒馆,说来也奇怪宰相府对面居然有个酒楼,二楼居然还在此时大开木窗。不仅如此,就在窗户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的公子,此人下箸夹菜,动作从容,仿佛宰相府外的热闹喧哗全然与他无关。
  我当下有些羡慕他,我若是能作这场闹剧的旁观者,我也定能和他一般从容淡定。
  但是只见宋芸湘眸色一紧,绣球再次从她手中飞出,直直得砸向男子。
  我当下笑了起来,我原以为的看戏人原来也是个戏中人。我倒也不再羡慕他了,还对他生出一种同病相连的怜悯。
  然而就在我还怜悯他的时候,只见他手臂一挡,绣球便向长了眼睛一样,又到了我怀里。他头来望向我,笑了笑,仿佛他也在同情我。但是他若是同情我就不该把绣球又抛还给我。不过看见他笑了,我心情却是莫名的好。
  漂亮的女人笑会让人开心,漂亮的男人笑自然也会让人开心。毕竟欣赏美就是人的天x_ing,他美,难道我欣赏不得?
  宋芸湘从彩楼跳下飞踏过几处小摊,直取对面的酒楼里的漂亮男人。我只得替他捏把汗,以宋芸湘那个x_ing格,非把这个男人捏碎不可。
  谁知宋芸湘眼眶红红地盯着漂亮男人,“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绣球?”宋芸湘语气里的委屈之意溢于言表。
  漂亮男人笑一声,即使隔得很远,但是我还是听见了,他笑得极其好听。随即含笑的双眸收住了笑,显得严肃不少,他盯着宋芸湘,不紧不慢地说道:“芸湘,你知道的我们两不可能。”
  我当下就觉得原来这两个人互有爱意,而我只是拆散他们两个的棋子。
  宋芸湘红着眼飞到我面前,眼光一扫,就开始拉扯我,“都怪你,谁让你接绣球的?唐叔禾都不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