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灵异玄幻 >

宠爹+番外 作者:烙胤(一)

Tags:攻受

  楔子
 
  伍子平是被一阵异样的痛感弄醒的,好像有人在用力摇晃他,也像有人在戳他,只是那感觉,来自身体内部……
  那种感觉很怪异,伍子平从来没有尝试过。
  他记得昨晚他和同事喝了点酒,但没喝多,他相信自己回到家了,而且换了睡衣。
  他睁开迷离的睡眼,伍子平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的家里除了他,根本没有其他人。
  他不相信是什么鬼压床,也不会想到灵异事件,可是他一睁眼睛,眼前的景象比闹鬼了还要骇人……
  伍子平简直不相信他看到的。
  他用力眨了眨眼睛,他确定这一切不是错觉,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此时正压在他的身上‘辛勤耕耘’,这视觉冲击力太强悍了……
  这让伍子平想到了中学时看到的一部三J片,《香港奇案之入室强j-ian》,只是他没想过他一个大男人也会发生这种事情……
  伍子平向床头摸去,他的纯金属的闹钟威力绝不输于一块板砖,就算把对方砸死了也算正当防卫,可伍子平摸到的,不是他家闹钟那冰冷的质感,而是雕花木板……
  他不记得他换了床头。
  伍子平这才注意起周围的环境,这一次,男人完全傻掉了……
  房间里古色古香的摆设,还有身上男人那纯白的内衫及那头过长的黑发,都在告诉伍子平,这根本不是他的房间……
  伍子平以为谁在恶搞他,可他立即驳回了这个天真的想法,伍子平知道,他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
  他不知道他为何一觉醒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他更不知道他为何一到这个世界就被同为男x_ing的人压在床上……
  等一下!
  伍子平心一惊,他下意识向下看去,不过随即他便缓了口气,他胸口还是平的,没有所谓的‘波涛胸涌’,他下面那根,还在。
  这让伍子平放心了,但同时也在哀叹,眼前的这个男人张的这么帅,身材这胏h.un茫趺淳拖不赌腥四亍?
  “唔……”
  伍子平的思路被一阵刺痛打断,他闷闷的哼了一声,随即看向那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的人,这家伙太粗鲁,根本不懂什么是‘怜香惜玉’……
  虽然他是男人,但他也会蚦h.un貌缓茫浚?
  伍子平看着自己被拉成一条直线的腿,这已经超过了人体正常抻拉的极限,那家伙还不罢休的继续压着,企图让他伸展的更开,伍子平满头黑蟣ū 沼谥溃裁凑饷刺哿恕?
  他身体再怎么柔韧,也做不到充气娃娃的地步啊……
  伍子平想喊停止,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觉得两个男人会做这种事情,他们的关系一定非常亲密,如果是他,知道做了一半,下面的人被一个莫名其妙不知从哪来的人代替了,遇到脾气好的会严刑逼供,点子不好遇到脾气臭的,恐怕就是一刀剁了……
  伍子平想到这种可能x_ing,他几乎是立即作出决定,他一定得掩饰好,不能被人发现他的事情……
  余下的,他没太多时间考虑,那男人弄的他太疼了。
  “那个,你能轻点吗?”伍子平忍不住了,“你弄的我有点疼。”
  话音一落,那人的动作戛然而止,那冰冷的视线倏的转向伍子平的脸,那目光中,没有感情,却有着嘲讽……
  伍子平愣了一下,他真的弄疼他了,他干什么这么看他……
  不过伍子平没等到答案,那男人只是顿了一下,下一瞬,他的动作比之前更加猛烈……
  伍子平被他顶的直接撞到了床榻上的雕花木栏,然后,他不知是撞的,还是被做的,他晕了过去……
  意识远飘前,他觉得,他还不如不求饶,那人似乎准备直接就把他做死……
  
  第一章 震惊连连
 
  伍子平多希望,之前的一切都是梦,可当他被人踹到床下后,他的幻想,就都破碎了……
  “离恨天,你好大的胆子,敢在我的榻上过夜。”
  冰冷的声音,比他身下的地面还要凉,丝丝寒意从头顶飘落,yá-ng光充裕的房间内,温度骤降几分。
  伍子平出于本能的望向发声处,昨r.ì那将他做礿_iao杳缘娜苏诖查街希墙喟椎哪谏酪陆笪⒊ǎ崾档男靥湃粢粝郑樽悠阶韵孪蛏系目醋牛庀呤谷唬床磺迥侨说拿嫒荩茨芨芯醯剿⒎⒊龅奈O眨屠淠?
  他就坐在地下,那青年视若蝼蚁般蔑视着他,那人明明看起来那么年轻,却让伍子平感觉到了,一天一地,一贵一贱。
  天壤悬隔。
  无形的压迫,让人无地自容,就是这么短暂的对视,伍子平愕然了。
  “我准你看我了吗?”
  随着愈加变寒的语气,青年的脚踏上了伍子平的肩头,那股寒意让伍子平有种自己随时都会被他踹开的错觉,可是,青年只是用脚移开了伍子平对着他的脸,然后他便嫌恶的抽了回去,还用丝巾擦了擦……
  伍子平尝到了羞辱,他活了三十多年,从没人这么对待过他,如果不是腰酸腿疼的,他真想给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拳,让他知道什么叫礼貌……
  那青年许是看出了伍子平的不满,他冷哼一声便站了起来,他慢条斯理的整理着内衫,那视线似不屑般再没在伍子平身上做任何停留……
  “怎么?不满?想拿出父亲的架势教育我?离恨天,你觉得,你配做一个父亲吗?如今,还有资格做我离落的父亲吗?”
  伍子平只觉得耳边一声炸响,他的头皮随即发麻……
  那人刚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