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现代情感 >

旧梦+番外 作者:困困/困倚危楼

Tags: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文案
    这世上的人多半如此,你犯贱的时候他们冷酷无情,等你变得冷酷起来了,他们又回头犯贱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易,林嘉睿 ┃ 配角: ┃ 其它:
 
 
    楔子
    
    林家的大权易主了。
    一家子人挤在林宅的客厅里,等着那个曾经被赶出家门,如今却成为林氏集团掌权者的男人的出现。
    只有林嘉睿心不在焉。
    他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侧着头朝窗外望去,可以看见院子里开得正艳的牡丹。他想象一双美人的手抚过娇嫩花瓣,手腕纤细白皙,手指根根如玉,被那艳红色的牡丹衬得更具风情。镜头缓缓上移,往上是一截莲藕似的手臂,再上去则是墨绿色的缎子旗袍……
    “嚓,嚓,嚓。”
    想象中的画面被一阵脚步声打断,原本喧闹不已的客厅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林嘉睿知道来的人是谁,但是他没有回头,照旧望住院子里的那一丛牡丹,脑海中的场景飞快地转换着。这次出现在眼前的是秦淮河边的夜景,怀抱琵琶的古装女子低眉垂眼、欲笑还颦,指尖轻轻一拢,一首动人心弦的曲子便倾泻而出。
    “林嘉睿。”
    念出他名字的男x_ing嗓音低沉悦耳,一下就盖过了那首琵琶小曲。
    林嘉睿心头一颤,瞬间回到了他所处的这个现实世界,缓缓转过头来,抬眼看向他阔别十年之久的熟悉容颜。
    英俊的眉眼一如往昔。
    林易脸上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痕迹,无论何时何地,他嘴角总像噙着一抹笑,眼神却永远冰冷无情。
    林嘉睿的呼吸有一秒钟的停顿。
    仅仅一秒而已。
    那么多的爱恨情仇,那么多的相思相忘,原来,也不过是这样一秒。
    林嘉睿不由得微笑起来:“叔叔,好久不见。”
    
    第一章
    
    每月12r.ì的下午三点,林嘉睿都会准时出现在街角的心理诊所。
    诊疗室的窗台上摆放着素雅的鲜花,音响里播放着柔和的音乐,林嘉睿躺在窗边舒适的长沙发上,半阖着一双眼睛,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的奇妙梦境:“……紧接着,那条鲨鱼张开血盆大嘴,露出整排尖利的牙齿,而我要找的那把钥匙,就藏在它的牙齿里。”
    “然后呢?”心理医师徐远边听边频频点头,偶尔在纸上记录一些文字,问,“你找到宝藏的钥匙了吗?”
    “找到了,用我的一条手臂做j_iao换。”
    “你打开宝藏的大门了?”
    “嗯,打开了。”
    “里面有些什么?”
    “有……”林嘉睿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一口气,“一滴眼泪。”
    “眼泪?”
    “没错,那滴泪珠一落进我的掌心里,就消失不见了。”
    “相当有趣的梦境。确切的说,你做的每一个梦都非常奇特,如果拍成电影的话,应该会很j.īng_彩。”
    “唔,有机会可以试试。”
    “不过除此之外,林先生你没有其他想谈的吗?比如你的生活,你的事业,你的情感……我希望能帮你更多。”
    林嘉睿打了个哈欠,道:“你已经帮上大忙了。花大价钱来心理诊所的人,有的喜欢倾诉自己的秘密,有的喜欢抱怨自己的烦恼,而我只是想说说昨天晚上做了个什么样的梦,难道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梦境也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映。“徐远若有所思的转了转笔,突然问,“林先生,你有多久没哭过了?”
    林嘉睿紧闭着双眼,仿佛仍旧沉浸在虚幻的梦境当中,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的说:“人一辈子能掉多少眼泪?十八岁的时候哭够了,到了二十八岁的时候,当然就哭不出来了。”
    “该发泄的时候就要发泄,如果一味的压抑情绪,对你的心理健康并无益处。”
    “徐医师,一个钟头的诊疗时间已经超过了吧?我可不想另外加钱。下个月12号,我再过来这边喝茶。”林嘉睿伸了伸懒腰,慢腾腾的从沙发上坐起来,T恤配球鞋的打扮让他那张娃娃脸显得更为年轻。
    徐远拿他毫无办法,只好叹道:“希望你下次来的时候,能聊聊你真正想说的故事。”
    林嘉睿只当没有听见,随意地挥了挥手,快走到门口时,忽然脚步一顿,回头道:“对了,我有没有跟你提过?我那个被赶出家门的叔叔,最近从国外回来了,而且还成了林氏集团的掌权人。”
    林嘉睿每次来诊所接受治疗,都只是滔滔不绝地讲述他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很少提到其他的人或事,因此徐远马上意识到,这个所谓的叔叔绝不简单,忙问:“哦?你们的关系应该不错吧?”
    “他只比我大了几岁,我们两个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恨林家的每一个人。”
    豪门世家就是如此,为了争夺财产,父子兄弟之间也会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