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

主页 > 现代情感 >

她甜软可人 作者:艾芩【完结+番外】(上)

Tags:甜文 情有独钟 校园 豪门世家

  文案:
  博雅私立中学的校C_ào顾响,长得帅背景神秘而且高冷异常,尤其对靠近他的女生更是冷漠。
  某一天,大家看到他把一个女生弄哭。
  众:“常规Cào作,常规Cào作。”
  然后,顾响伏低做小,语气都温柔了:“别哭,我的错。”
  众:“……”
  响哥,你人设崩了!!
  ---
  走路鞋带开了,顾响神情自若地单膝跪地,为她系上。何念念看着他嘟囔:“为什么大家都说你高冷,可你明明并不是。”
  顾响站起身,咬上她的唇:“傻瓜。”
  因为我喜欢你啊。
  我从来没有什么好脾气,所有的温柔都给了你。
  ---
  很久以后,创业新贵顾响接受采访。
  “顾总,能分享你觉得你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么?”
  顾响:娶了我的太太。
  ---
  软萌小仙女和理科天才校C_ào的故事
  男女主恋爱时年满十八!!!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念念,顾响 ┃ 配角:甲乙丙丁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所有的温柔都只给了你
 
 
第1章 
  ——博学厚德,崇真尚雅——
  晨曦中,何念念看了一眼博雅中学大门边上瘦金体书写的八字校训,然后低着头走了进去。
  这是她的新学校,也将是她的新开始。
  今天是她转来的第一天,原本妈妈是要送她的,但是被她拒绝了,她知道妈妈为了这个家一直都很辛苦,凌晨三点多,她睡的迷糊起来喝水发现妈妈还在电脑旁边工作。
  何念念的心揪了起来,她知道为了自己转校,妈妈劳心劳力托人过关系,而且还j_iao了很大一笔钱,她很难过又自责,要不是自己的关系,妈妈根本不用这么辛苦。
  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妈妈要起床的时候,她按住了妈妈的动作,只希望妈妈可以多睡会儿。
  妈妈一开始并不同意,眼里难掩担忧。
  何念念很清楚妈妈的担忧是什么,再三地向妈妈保证。
  “妈妈,我可以的,不就是自己去学校么,”她故作轻松地说,“我都这么大了,你还不相信我么?”
  在她的坚持下,妈妈最终还是同意了。
  “我可以的。”何念念又在心里轻轻地说了一遍。
  我可以自己去陌生的学校,去陌生的班级,和一大群陌生的人做同学的。
  我可以适应的。
  她像是催眠一样,反复地跟自己重复着,好像多说几遍,就真的可以做到了。这会儿时间还早,校园里面偶尔只有一两个学生的身影。
  何念念的x_ing格非常内向,甚至有社j_iao障碍。她不习惯人多的环境,不习惯跟人j_iao流沟通,陌生的环境和人都会让她相当不安。
  所以她特意早早的就来了,她知道这会儿大部分肯定都还没过来,这样就能避免和太多人的人接触了。此刻见到安静的校园,她那一直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些。
  因为今天是转校的第一天,她要先去教师办公室,找她的班主任刘老师。她早了解好了老师的办公室在教学楼,所以先研究了学校的地图在确定教学楼的位置以后,就顺着道路朝着指示的方位走去。
  作为全国著名的私立中学,博雅中学环境优美,占地很广,从校门到教学楼的距离并不算短。尤其何念念为了尽量的避开人,所以走了边上的小路,路程更是变远了不少。但是何念念觉得很好,她的时间本来就很充裕,而且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让她感觉很自在。
  “……响,我真的很喜欢……”
  隐隐约约的人声顺着树叶传过来。
  何念念本能地哆嗦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地屏住了呼吸,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兽。她原本不至于这么紧张,主要是刚才一路没遇到人,让她松懈下来,这会儿猛地察觉有人,自然反应很大。
  她顺着声音寻过去,果然见到了两个身影,正站在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因为中间有一棵枝叶繁茂的树,倒是挡住了彼此的视线。
  何念念咽了咽口水,本能觉得事情不一般最好不要去打扰,而且她也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想着要么悄悄地转头换一条路走。
  可是她还没有动。
  女孩子那娇滴滴又羞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动,所以格外的清晰:“我,我能做你女朋友么?”
  何念念脸一下就红了,她之前的学校教学严谨,狠抓风纪,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早恋之类的事情。
  她没想到,转学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场告白。
  而且还是女生主动。
  她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这个事情是别人的隐私,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多值得宣扬的事情,她紧紧地抿着唇,想要转身,又怕闹出动静反而让人发现了。
  一时陷入了两难。
  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偏偏要挑上这么一条路来,而且还不早不晚,撞到了这种事情。
  那边经过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男生终于回答了。
  他的声音清冽又好听,带着一点儿慵懒和疏离,让人想到了万年不化的雪山上的一缕轻风。
  “不能。”
  如珠玉一样落入银盘,却又冷的好像能把万物都冰住了,何念念心里没来由的一抖。即便只是被迫围观,她都觉得这话太过无情冷漠,让人如坠冰窖。她想自己都这么难受了,那位女生肯定感觉更甚,毕竟她是要直面这样的残忍。
  不过这会儿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担忧女生了。因为在女生离开之后,男生又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