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

主页 > 现代情感 >

向暖 作者:常唯欢【完结+番外】(下)

Tags:甜文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第39章 
  包间三面临水,水面倒映着灯光。
  香烟在他的唇间明灭着,隔着一道玻璃门,有好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路程程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想靠近一点,又不敢。
  沉默了一会儿,她终究没沉住气。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他没吭声,只是将香烟移到指间。
  路程程咬着嘴唇,想了半天,也只想到一句:“是我先认识你的。你以前,不是也很喜欢我吗?”
  他偏了下头,手指夹着烟,好像是笑了。
  “那并不是男女之情,你应该很清楚。”
  只是因为从小一起玩,所以比对别人亲一点,这一点,路程程的确明白。
  “可是我很喜欢你,一直都是。”
  从少女ch.un心萌动开始,她的心里就只有他。
  最开始他们明明相处得很好,最起码他对她是比对别人要好。
  一直到他转了学,忽然一切都变了。
  他放假回来,她主动来找他,他经常避着她,好不容易见到,他又总是在和那个叫温暖的女生说电话,发短信。
  好不容易他们分了手,他俩都到了美国,她以为机会来了,可是他比以前还要冷淡。
  路程程耐不住寂寞,的确j_iao往过几个男生,可是她从不认为那是在恋爱。
  她的心里仍然只有他一个,凭她的猜想,向图南应该和温暖也没少亲密过。
  他没理由在这方面嫌弃她。
  他沉默着抽了口烟,语气冷淡:“你应该知道,我不需要你的喜欢。”他转过身,用一种很认真的神色看着她,“其实说真的,我真的很不明白,你为什么非执着于我不可?因为没得到过,不服输?”
  路程程摇头。
  事实上,连她自己都没有答案。
  “不要意气用事。如果我能对你有感情,都不用等到现在。”
  他的语气太冷,路程程心里打了个寒战。
  她紧抿着嘴唇,愣愣地看着他,好半天才想到自己凑过来之前组织好的语言。
  “我有我的好处。我也是真心对你,我还能帮你。帮你争夺家里的财产。她能给你什么?你家人根本不喜欢她,她只会拖你的后腿。”
  他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足足看了她好几秒钟,最后叹了口气。
  “你这么说,我竟然无言以对。你以为我回来是为了争家产?”他忽地敛了笑容,“我是为了温暖。”
  “她有什么好?”她的声音变得尖锐,刻薄,“我曾经亲眼看过她,穿着那种暴露的衣服,被一个又胖又猥琐的男人缠着,她还一直对那个男人笑。”
  他的神情明显是不信。
  路程程的太yá-ngx_u_e一下下跳着。她到现在都记得,当时看着那样的温暖时,自己的感受。
  她是真不明白,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凭什么可以得到向图南的爱?
  “你以为我撒谎?我没有,我是真的亲眼看到过。”她往里面看了一眼,找到自己的哥哥,“我跟我哥一起看到的,就在车展上。她是车模,露胸露大腿,就像一个妓/女一样。”
  “啪!”
  路程程捂着脸,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她甚至忘了疼痛,忘了哭。
  她不敢相信,她被向图南打了。
  他以前是特别爱打架,可是那都是打别人。
  他怎么会打她?
  他竟然打她了?
  玻璃门被推开,所有人都涌过来。
  场面一片混乱。
  路妈抱住挨了打的女儿,路爸拼命拦住想动手的路征程。向妈忙着安慰路程程,向爸直接扇了向图南一个耳光。
  “快向程程道歉!”
  向爸的一声怒吼,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向图南一动不动地挨了这个耳光,神色平静地可怕。
  “没得道歉。路叔叔,管好你的女儿,让她嘴放干净点,要不然就别怪别人替你管。”他无视眼泪大颗滚落的路程程,只一直盯着路征程,“你对暖暖做过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路征程愣怔了一下,暧昧地笑道:“就是睡了她又……”
  一颗烟头弹向他的脸,路征程本能偏了下头躲闪,小腹处忽地一阵巨痛,他站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刚想抬头,脸上就挨了一拳。
  紧跟着是第二拳。
  他扑通一下,跪到地上。
  路征程的头嗡嗡直响,感觉鼻子里有热乎乎的东西往外流,他双眼看不清,只隐约看到自己爸爸挡到他的面前,还有向伯伯的怒骂声,程程和妈妈的哭声。
  这里面的事,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
  向爸连连道歉,忙着安抚路家的人,这边向妈又扇了向图南一个耳光。
  “你是要气死我跟你爸吗?”即使到这个时候,她仍然维持着她的仪态,只是嘴角抿得铁紧,目光锐利,“就为了一个温暖?图南,你越是这样,妈妈越是不敢让她跟你在一起,你明不明白?”
  能这样控制自己儿子情绪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已经有了一个杨流舒,她实在无法再接受一个温暖。
  “随便。”向图南神色冷漠,“我已经做了你们一辈子不接受她的准备。”
  --
  路家找了家庭医生给路征程处理伤口。
  因为向图南本就有伤,向爸骂归骂,还是叫了医生到家里,给他做了一遍检查。
  检查结果还好,伤口没有裂开。不过那位医生还是叮嘱他,平时千万要注意,伤口反复牵扯到,非常不利于愈合。
  送走医生,向爸向妈站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神色无比轻松的向图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