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

主页 > 现代情感 >

被我写死的前男友回来了 作者:殊星(上)

Tags:甜文 情有独钟

  【文案】:
  新书签售会上,乔桥被人盯上了。
  他拿着新书似笑非笑道:“听说这本小说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
  “听说,乔小姐的初恋最后死在了英国?”
  句句平常,没啥毛病。
  只是不巧的是,他是那个初恋。她把他写死在书里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桥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男主今天被打了吗?
 
 
第1章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再见陈瀚文时,第一个闪现在乔桥脑海里的就是这个念头。
  那天,签售会已进行到尾声,只差五分钟便要结束。
  她脑子里已开始预演晚上的行程——先约上姜媛看一场《火车上的女孩》,一个渣男丈夫杀死了小三,正义前妻和现任联手为小三报仇的故事;然后和姜媛去ktv为她的首场签售会吼一夜庆功。
  突然,巨大的y-in影挡住了她头顶的光。
  “乔小姐,能给我签个名吗……”
  “当然可……”
  话语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了那人的面孔。
  细长的眼睛,眼尾略略上挑,像是把星光都打碎揉进了眼睛里,带着股咄咄逼人的英气,右侧嘴角挑着笑,看似温文,实则浪d_àng。
  那笑实在是太熟悉,令她一下子从头晕目眩的美色中清醒过来……
  她下意识想躲,但四周都是人,根本就无处可躲,只得硬逼着自己与他对视,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好让自己显得没那么难看。
  但心里到底是平静不下来了。
  惊慌,愤怒,烦躁,厌恶……
  但再怎么厌恶,却也无法否认,几年不见,这张退却了少年青涩的脸似乎更加引人注目了。
  比她设想得好了那么不止一星半点。
  四周隐隐躁动,许多小姑娘都探着脑袋往这儿望,眼睛恨不得黏在他身上。
  乔桥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接过他手里的书,神色淡淡地问,“签在扉页是吧?”
  陈瀚文没说话,只抱了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暖色的灯光在他脸上投下暗影。
  乔桥也不管他,直接翻开封面刷刷刷落笔,最后那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力透纸背,直把笔尖直接戳进了第四页才罢休。
  她满意地合书,准备递还给他,突然隔空探来一只手,按住打开的封面,“乔小姐,看起来很是面熟啊……”
  虚伪。都叫她乔小姐了还装不认识她。
  她抬头看他,心底暗自猜测,难道他是来砸场子的?
  眼睛不着痕迹地往环视四周,各个方向零零散散地站着还未远走的书迷,其中还有不少人正擎着手机往她这个方向拍,也不知是在拍谁。
  不管怎样,必须得先把场子稳住。乔桥给自己鼓了鼓劲,将散落在脸颊的短发拢到耳后。
  再回头时,脸上已挂起客套的笑:“先生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陈瀚文不置可否,“听说,乔小姐的小说是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
  “只是一部小说而已,先生何必太过当真?”乔桥说。
  “听说,乔小姐的初恋陈先生最后死在了英国?”
  “……”
  显然是有备而来。
  乔桥觉得毛骨悚然,似乎有股凉气自脚踝蹿起,刺得她坐立难安。
  她转头又去看墙上的钟表,还差一分就到五点。
  她利落起身,摆出一副送客的姿态,“先生慢走,今天的活动就要结束了。很感谢您能来到这里。”
  陈瀚文淡淡看着她,神色意味不明,就在她快要忍不住逃走时,忽地笑出声来,俯身凑到她面前说:“哎呀呀,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我的小乔竟还是这么可爱。”
  他伸手揉揉她的头发:“你心心念念的陈先生应了你的祈祷,终于起死回生了,是不是很开心啊?”
  “……”
  开心你妹!
  乔桥气得头顶冒烟。直狠狠瞪他。
  他丝毫不在意,依旧在笑,“嗯,惊喜太大,知道你一时无法承受,但你放心,我这颗爱你的心是永远不会变的。小乔,相信我,这次我定会看着你闭眼才会离开你。”
  “……”
  如果吊灯突然掉下来,把他砸死就好了。
  乔桥眯着眼睛想。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即使在这七年里,她曾费尽苦心将他的死法在r.ì记本上罗列了上百种,但真到了重逢的这一刻,她却只能看着那个杀千刀的男人自以为风流倜傥地给她一个飞吻后扬长而去。
  真是气死个人。
  诅咒前男人去死的人不在少数,但真正长年累月致力于诅咒前男友并最终有所成就的人绝对不多,而乔桥便是其中的翘楚。
  她曾在晋江上写过四本小说,每本小说里女主都有一个风度翩翩,帅得天崩地裂的前男友,但无一例外,这位前男友都卑鄙无耻,薄情寡义,最终众叛亲离,孤独终老。而到了第五本,也就是令她一跃而起成为畅销写手的《我一个人,怀念我们》,她终于成功把他写死了。
  不同于前四本口蜜腹剑,寡情薄义的形象,这次的前男友作为她的初恋,堪称完美。还原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一便是他客死他乡的结局。
  并不是乔桥终于大彻大悟尽释前嫌,而是她已经毕业,工作繁忙,实在没有j.īng_力来继续写网文了。于是在最后一本小说里,她决定给那段陈年往事一个了结。
  但现实就是这么狗血,在她准备放弃写文的时候,书火了。在她把他写死的时候,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