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

主页 > 现代情感 >

白月光争夺大战 作者:森夏葵(下)

Tags:甜文 情有独钟 时代奇缘 爱情战争

第33章 33 ...
  电梯门打开的那刻, 乔烟眼角微s-hi。
  不想旁人瞧出异样,她掩饰x_ing地低头擦了擦。
  原来这才是故事的结局……
  虽然依旧不圆满,但至少比寿宴上看到的画面要让她好受得多, 那个站在火海里独自眺望远方的男人, 眼里看不到半点希望, 整个人如黑袍一般覆满死气,让她感到深而无力的绝望。
  这大概就是贺莲来订制恋爱体验的原因。
  他想要复仇、想要得到救赎。
  而故事的结局,最终让他达成目的。
  就好比霍沉,希望有人能陪伴他度过最难熬的岁月,填补14岁开始家人缺席的那份孤独。而他也通过订制恋爱完成了心愿。
  至于江仇和谢峋, 目前虽然不清楚他们订制的脚本内容, 但也可以预见, 最终一定满足了他们所需, 否则这群男人也不会入戏太深,接二连三找上门。
  当然,其中谢峋看得最透彻也最理智,没有执着于角色背后充当扮演者的她。
  他是个例外。
  还真是好笑, 他明明是看上去最幼稚的一个。
  走廊尽头, 贺莲正在打电话。
  隐约听见他说转卖画廊的事,乔烟立刻加快脚步。
  “贺莲!”
  窗边的男人回头, 见是她, 立刻结束通话:“有点事,之后再联系。”他掩去眉眼间的疲惫,含笑问她, “怎么样?出去透透气,身体舒服点了吗?”
  “好多了。”乔烟直奔主题,“我有话要跟你说。”
  贺莲笑容淡下,望着窗外:“如果是Linda让你来劝我,就不用浪费口舌了。”
  “倒也不是因为她。”乔烟站到他身边,手搭在窗沿,俯瞰脚底那片绿,说,“是我自己觉得可惜,所以……”
  “这些事不用你Cào心。”贺莲打断她,“小烟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养好身体。”
  乔烟挥开他伸来的手,对这种把她当做白痴花瓶的做法有些恼:“贺莲,我不是你养的宠物!”
  “我没当你是宠物,我当你是未婚妻。”
  “那就好好听我把话说完!”
  两人之间有片刻的沉默,彼此脸色都不好看,最后还是贺莲做出让步,微微偏头注视着她,一副败给她的模样:“好,我听小烟说。”
  “刚才我听到你打电话,是要把画廊卖掉?”
  “嗯,目前我要专注国内市场的拓展,没有太多j.īng_力两头应付,不如转手给别人打理。”
  乔烟完全不能理解:“以你的才华完全可以在艺术这条道路上登峰造极!为什么要放弃?贺家你已经报复了,完全可以收手,继续创作。”
  她想得太天真了。
  一旦卷进豪门的旋涡,就不可能全身而退,贺氏虽然被他夺到手,可贺政母亲的娘家也不是吃素的,贺老爷子人脉甚广,也不是轻易就能彻底扳倒的人物,之后双方肯定会联手,想方设法对他进行反击。要稳住在京市的地位,便一刻都不能松懈。
  况且,最重要的一点。
  他要护住她,就必须比另外六个人强大!
  江仇、霍沉虎视眈眈,谢峋嘴上说对现实中的乔烟没意思,但这几天都赖在医院不走,谁知道什么时候杀个措手不及?至于还没露面的另外三人,苏湛混迹娱乐圈,这种油腻男哄女人手段高明;陆裘一个游戏宅他倒不在意;但尚处昏迷的薄封清却叫他忌惮。
  不同于他私生子的身份,那个人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大家族新一代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祖辈积累下来的财富和人脉,他都没有。
  不过,万幸的是,他在海外结识的人物给了他不小的帮助,否则也不可能短短几年就在京市斩头露角,顺利吞掉贺氏,拥有与薄封清旗鼓相当的势力。
  他并不喜欢商界的尔虞我诈,如她所说,在报复贺家、了却多年心愿后,他完全可以离开京市,回法国潜心创作,过他喜欢的生活。
  但就是这么巧的让他在这时候知道,恋爱订制故事里的女主角并非一串虚无缥缈的数据,而是真实存在的活生生的人!
  所以,他怎么舍得把她拱手相让给其他六个人?
  “小烟,我必须变得足够强大。”他注视着她,语气认真,“否则就会像霍沉和江仇那样,永远失去你。”
  这是什么逻辑?
  爱情是拼谁更强吗?
  乔烟摇头,笑得讽刺:
  “贺莲你错了,江仇失去我是因为我没来得及爱上他,霍沉失去我是因为他欺骗了我,至于你……”
  “你也和他们一样,并未得到我。如果你觉得强行把一个人留在身边就是拥有,那我无话可说。”
  “我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强大而爱上他,这一点希望你能明白。”
  转身离开的背影带了怒气,以至于看上去冷漠又决然。
  待到她身影再看不见,贺莲才偏头看向旁边虚掩的门,淡淡一声问:“听够了?”
  隔着门板,霍沉抬手捂住眼睛,就这样沉默地站了好久好久……
  ***
  “好心当成驴肝肺!”
  乔烟气得一整天都没理贺莲,人生是自己的,既然他要因为这么个歪理放弃画笔,那她也管不着。
  夜里,有关谢峋的梦,开始上演——
  初yá-ng缓缓升起在海岸线。
  天蒙蒙亮,她抱着膝盖端坐码头,天边云雾缭绕,遮住远山。
  村里人都说,那里居住着神秘强大的龙族,庇护弱小的人类以繁荣。
  世上从没有无偿的便利,村落的安康兴旺,需要以丰厚的祭品作为回报。而今天,又到了每十八年一次的献祭——纯洁动人的少女将渡船彼岸,成为龙的新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