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现代情感 >

虐俩渣攻爽一下+番外 作者:归南雁

Tags:强强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爱情战争

文案:
提示:这是个虐文。
即便是一模一样的脸,燕回秋也自认为可以将这两人分清。
温文尔雅,谦和有礼,像是白鹿的那个是哥哥。
杀伐果断,偏执暴力,狼狗一般不服管教的是弟弟。
燕回秋虽然风流不羁、潇洒浪d_àng,就爱到处拈花惹C_ào,可却一跟头栽在了白鹿那里爬不起来,还心甘情愿,
哪成想这白鹿真不是个东西。
算了,一厢情愿就要愿赌服输。
“自此以后,烦请您和您弟弟都别在出现在我面前,恶心。”
哪成想一觉醒来,燕回秋念念不忘的居然变成了小狼狗。
白鹿是谁?
不管,不知道,不在乎。
而此时的白鹿猛然惊觉,他以为的替身,从来都是本尊。
曾经
燕回秋甩开贴上来的一众美人,欢天喜地:“小云恒!你22了,可以结婚了!”
封云恒:“滚。”
现在
封云恒拿着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戒指:“燕哥,我们去登记。”
封云鹤:“他爱的是我。”
燕回秋泡在美人堆里:“都给老子滚。”
给我白月光让道。
 
谦和儒雅王八蛋攻——封云恒
偏执暴力小狼狗攻——封云鹤
看热闹不嫌事大受——燕回秋
 
两攻相遇,必争一受。
强强、虐文、狗血、天雷滚滚无逻辑
be(可能)、不洁(可能)、双替身(可能)
慎入慎入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回秋,封云恒,封云鹤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两攻相遇,必争一受。 
立意:抱歉,一觉醒来,谁也不爱。
 
  ☆、呵,老子分的清清楚楚
 
  院中,一人没骨头架子似的斜倚在美人榻上,最上面两粒扣子没系,白色薄衫半敞,风一吹,露出苍白的锁骨和半个胸膛,一片ch.un色。
  他被脚步声惊动,睫毛轻颤,缓缓睁开眼睛,带着三分醉意的目光直接看向来人。
  氤氲水汽的眼睛轻轻一弯,却不见半分笑意。
  “不像。”
  尾音上挑,说不清道不明的慵懒。
  封云鹤上前,清风朗月,是一派君子端方的儒雅。
  他压下心中翻涌上来的情愫,蹲下身子,望进那双无波无澜的眼睛,想伸手碰一下对方的脸颊,却被躲开了。
  燕回秋懒洋洋地起身,光脚踩在地上。
  就见他弓肩耸背撅屁股的给自己伸了个大懒腰,伸长了腿扒拉了一圈地上的酒瓶,左瞅瞅又瞅瞅,一猫腰不知道从哪扯出根s-hi漉漉的发带,把头发半死不活地梳在脑后,这才开了口:“怎么着,装成你哥让你上瘾是吗?”
  他话音刚落,右手就是一甩,蝴/蝶/刀直接开了鞘,横亘在两人中间。
  封云鹤温柔缱绻地叫了一声:“小秋。”
  恍惚中,这张脸,这个声音,这种神态和语气,实在太过熟悉,就像在漫长无垠的时光中,总有那么一个人会这样温情款款地唤他。
  “叫个屁!”
  寒光一闪,燕回秋欺身而上。
  封云鹤在电光火石之间做了个决定,竟然不退反进,任凭吹毛利刃的刀没入胸膛,也要死死地将人禁锢在怀中。
  “又抓住你了。”
  燕回秋眼神狠厉,握着刀柄的手腕猛地一扭,他感到对方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禁锢他的力道也松动半分,心下一喜,刚要蓄力挣脱的时候只觉颈间一痛,眼前一黑。
  混账东西。
  封云鹤把人揽住放回榻上,没顾上胸口晕染开的一大片红,盯着人好半晌,这才轻声说了两个字:“我疼。”
  可那人听不见。
  听见了也不会在意。
  “记忆重塑,失败。”
  机械女音响起,美人榻发出轻微的嗡鸣声,逐渐变了形状,成了一个隔离舱,浅蓝色的液体慢慢将燕回秋包绕起来,院中的景物闪了两下,居然渐渐都隐去了。
  封云鹤眼前一黑,属于他的意识逐渐退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再睁眼的时候,还是熟悉的场景。
  墙壁地板雪亮,正泛着冷冷的金属色泽,不远处的玻璃屏障之后,是另一间隔离舱。
  他从舱中起身,胸口处传来一阵刺痛。
  在记忆重塑中受到的伤,同样会影响本体。
  轻微齿轮滑动的声音响起,随着气阀的一声响,门口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人,手里还拎着药箱,一见这血呼刺啦的场景直接一蹦三尺高,嚷嚷着:“哎呦我的妈耶,这咋比上次捅的还深呢!”
  封云鹤没理他。
  助理又啧了一声,三下五除二地把他的上衣给扒了,清创局麻缝合上药,动作一气呵成,十分熟练。
  小麦色肌肤上横着三道疤,有长有短,都靠近心脏。
  “老板,我说你这不是找虐吗?”他一边裹着纱布,一边絮叨,“这都第四次了,再来两次我都怕你直接挂了。”
  到时候谁给我开工资去?
  封云鹤接过新衬衫换上,长腿一伸,有些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视线却还停留在不远处的另一个隔离舱上。
  “我录用你的时候可不是为了听你耍嘴皮子。”
  他顿了顿,看着不远处的隔离间,轻描淡写地说:“他总想我死,可我想让他活。叫个研究员。”
  助理哼哼着按了个按钮,小声抗议:“我是全靠自己脚踏实地一步不如一步,才走到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