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现代情感 >

小记者和大总裁 作者:向远飞

Tags:甜文 豪门世家 职场 现代架空

文案:
免费小甜饼。
大总裁X小记者
从双向暗恋到双向明恋
步步为营首富总裁攻X香甜可口小记者受,很甜。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职场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亦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记者和大总裁 
立意:努力就能成功
 
  ☆、第 1 章
 
  小记者和大总裁
  第1章
  正直盛夏,上午9点太yá-ng已经非常炎热。
  庄亦清和一些同行守在一处高级私人医院外,又是扛着相机,又晒着太yá-ng,额头上已经冒着不少细汗。
  旁边的同行大哥也是热得不行,掏出s-hi巾纸抹了一把汗,还很友好的递给庄亦清一张:“先把家伙放下,擦擦汗。前头出了小型连环车祸,这是离车祸现场最近的一家医院,医护人员都赶过去救人了,你没看大门口人来人往的,都忙着呢,为了不给医院增添麻烦,韩影帝应该不会那么快从医院出来。”
  “谢谢。”庄亦清接过擦了擦,脸颊因为热而透着红。
  同行大哥看看自己黝黑的皮肤,又看了看庄亦清那白里透红的脸,还有那又长又翘的睫毛,好看得跟个明星似的,见他年纪不大,同行大哥打趣儿:“小兄弟,刚入行不久吧?”
  庄亦清点点头:“嗯,刚转正。”
  这是他转正后的第一个独立采访。
  同行大哥爽朗一笑:“看出来了,你瞧瞧我们这一堆人里,就你最白。”
  其他等候的记者也都跟着笑了出来。
  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谁能不晒黑?
  尤其他们还是娱乐部的记者,放在圈里来说,就是狗仔。
  哪里有明星爆点,他们就得蹲守在哪里,哪里有流量出入,他们就得去踩点。
  明星基本都不喜欢他们,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一举一动都被暴在所有人眼前,没有私生活。
  粉丝则对他们是又爱又恨,既希望他们挖出一点爆点可以吃瓜看好戏,又怕他们挖到自己蒸煮身上,吃瓜吃到自己房子塌了。
  庄亦清听了也跟着笑了起来:“我比较像我妈妈。”
  他属于晒不黑的体质,和他入行时间短没关系,高中和大学他都是篮球部的,但是几年下来,还是一样白。
  “像妈妈好啊,我女儿就像我,长得黑,孩子她妈经常埋怨我。”
  “大多女儿都像爸爸啦。”
  想要采访拍摄的对象还没出来,大家晒得不行,也无聊得很,就聊了起来。
  庄亦清认真听着他们聊,在座的同行入行时间都不短了,有些还是彼此熟悉的,就庄亦清一个新人,庄亦清就做了自我介绍。
  而今天在这等的七个记者,也都是和他一样,是来采访昏睡了三年的植物人,如今奇迹苏醒的韩影帝。
  他们在说这位韩影帝的丰功伟绩,庄亦清听了没一会儿,他之前喝的两瓶水起了作用,有点想上洗手间了。
  走之前,同行大哥还安慰他:“你放心的去吧,韩影帝可能还要半个小时才出来,等你上完他估计都没出来。”
  庄亦清不敢将摄像机j_iao给别人看管,无奈之下只能扛着去洗手间。
  到洗手间有点距离,但也不远,不过花了五分钟的时间,然而等他回到原地,所有同行都不见了!
  他连忙四下搜寻,见就医院另一处大门外,好几个记者围着一个坐轮椅的人疯狂拍摄。
  庄亦清:?
  说好的还有半个小时才出来的呢?
  庄亦清连忙扛着自己的家伙跑过去。
  轮椅上坐的男人戴着帽子,戴着口罩,看不清模样。
  身后还有一个西装男子在推着轮椅。
  身边还跟着好几个保镖。
  标准的大明星出行标配。
  庄亦清好不容易跑过去,还没看清楚,身边的记者已经七嘴八舌地问起了采访问题。
  大家都有自己的采访稿,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根本听不清楚到底说了什么。
  庄亦清也有,还是部里给他准备的稿子。
  拦着他们的保镖低喝了一声:“都让开点,不要挤!”
  保镖声音很凶,再加上记者都忌惮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声音不由就小了起来。
  只能一边扛着摄像机跟着走,想多拍点画面回去。
  庄亦清也着急,这是他第一个独立采访的任务,于是趁着这安静地当头,抢到机会,也问起了准备好的采访稿:
  “请问韩影帝,您身体现在好多了吗?”
  “请问您今天是出院吗?”
  “请问您什么时候会复出拍戏?”
  接连问了三个问题,庄亦清便举着摄像机专注地拍摄轮椅上的男人,等着回答。
  然而,当他问题问完,全场不知怎的,瞬间就安静了。
  所有记者和保镖都朝他看了过来。
  好像他问了什么世纪大难题。
  庄亦清:“?”
  怎么了?他问的问题挺正常的啊。
  等等,这几个记者怎么跟刚刚和他聊天的不一样?
  那个给他s-hi巾纸的大哥呢?
  其他记者也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一副‘兄弟你认错了人喂,你号要没了知道吗!’的表情。
  就在他茫然间,轮椅男人抬起头,口罩之上,一双漆黑的双眸朝他看了过来,眸底深不见底。
  男人摘下了口罩,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庞。
  他的五官是属于比较凌厉冷漠的长相,似乎有点混血,眼睛轮廓深,眸子却漆黑不见底,眉梢也是冷峻的弧度。
  当看清楚男人的脸时,庄亦清整个人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