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现代情感 >

阅卷七日谈 作者:一顾北瓷

Tags:都市情缘

文案:
我跟他说,我曾经错过了一个人。
他嗤笑一声,告诉我,你那不是错过,而是那个人本来就不属于你的。
第一人称/逐野是攻的视角,信马是受的视角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奚择,沈昌文 ┃ 配角:夏至生 ┃ 其它:年下 
一句话简介:就拿我单薄的筹码来赌一场爱情 
立意:破镜重圆
 
  ☆、封尘
 
  一、封尘
  我叫奚择。
  名字是我妈起的。
  我妈妈曾是镇子上家喻户晓的美人。
  可惜,她年轻时遇人不淑,碰上了我爸,一个负心薄幸的渣男。
  我爸姓奚,托名言志,我妈便给我取名单字一择。
  奚择,奚择,祸福无门,奚其豫择,意思是世间好坏哪能事先选择。
  我们母子两相依为命,直到我十五岁,我妈才嫁进到我爸的家里。
  一个所谓的豪门世家。
  小时候,外婆还在世的那会儿,跟我说起我妈的故事,总是眼里含泪。
  她说,我妈呀,苦命,跟人抢了一辈子。
  我妈妈是六十年代的人。
  她出生那年,时运不好,处处灾荒,为的活命,争多口饭吃,她常跟兄弟姐妹们撕破脸皮。
  到了她二八十六的年纪,恰逢高考恢复,升学如同登蜀道,千军万马,挤着过那根独木桥。
  等到她初入社会,工作时赶上了改革开放,谁都想抓准时机,大干一场,满腔热忱,各凭本事。
  她就这样被时代推着走着,学会了争夺抢斗。
  好不容易活下来,辛辛苦苦考上所大学,风风火火跑到南边的经济特区谋发展,却不想,遇见了我的混球老爸,一个风流倜傥的浪子。
  我妈她傻乎乎地信了爱情的邪,落得未婚先孕,带着我回了镇上。
  小地方人多口杂,白r.ì里她饱经乡亲们的非议,到了夜晚又受尽娘家人的冷眼。
  最终,她抢回了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妻子之实,本该是要过上享福的r.ì子,却再也,抢不过时间。
  病来如山倒,未过半百,魂归净土。
  我向沈昌文回忆起这些事时,语调平淡,整个过程,夕yá-ng缓慢地往窗子挪去,灿烂的光最后停落在我的脸上。
  我知道,我长得像极了我的妈妈,不仅是样貌上的清秀,神韵里也继承了她的骄矜。
  
 
  ☆、重逢
 
  二、重逢
  —两周之前—
  我经导师的推荐,进了鹿城的中考阅卷组。
  我原本家住越州,两城之间有一定的距离,我遂提前一天,到鹿城落脚。
  抵达时,暮色四合,下着大雨。
  被乘运的大巴往长C_ào的车站扔下后,我想起了南粤有一词,叫卖猪仔,泛指像我这般吃力不讨好,被拐来做苦工的。
  凭借我东南西北分不清的路感,一番摸爬打滚后,我总算找着了附近的地铁站。
  由于雷暴天气,出门在外的人便是不多,整个站台显得清冷干净。
  正当我站于售票机前点动屏幕,却听站台内循环起了字正腔圆的男音广播。
  “各位尊敬的乘客,我们非常抱歉地通知您,因受暴雨影响,导致站外水位较高,目前三号线暂停对外运营服务。”
  我悻悻地将手垂下。
  好在还没买票。
  拉上行李箱,走在最后一班出站的人群里,由于我一米八五的个头,便显得相当乍眼。
  滚轮发出一连串轱辘的声音,与斜密的雨争着谁更响亮。
  打开一把蓝格大伞,走进雨中,很快,及膝以下的裤腿就被雨水渐渐浸s-hi。
  除了疲惫以外,饥肠辘辘的肚子开始不停喧嚣,在拦到辆出租车前,我需得先解决果腹的问题。
  此地连片的区域是还没发展起来的商业中心,空落昏暗的二层楼体,许多铺位张贴有旺铺转租的布告。
  过客鲜少,四面八方漏出有恻恻y-in风,墙上安的壁灯引得飞蛾不断扑腾,使得光源忽明忽暗。
  不等我把《道德经》第一章在心底默念一遍,天际“唰”地劈下了一道可怖闪电,照亮天地。
  闷闷惊雷,雨势不减。
  风吹的很猛,差点能把伞反掀过去。
  我心有余悸地抿了抿唇,安慰自己,可能是有道友,在此渡劫。
  来前我不是没查过天气,预报显示,鹿城今r.ì,y-in间多云。
  得。
  天气预报诚不我欺,果然不是“yá-ng间”Cào作。
  我看到不远的斜前方,一家灯火通明的便利店,仍孤独地在雨夜中坚守营业。
  这一刻,就觉得自己是一只百鬼夜行里的妖怪。
  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油屋。
  我如释重负地长吁口气,三步并两步地朝店的方向大步迈去。
  收伞,弯腰。
  将伞放进门口的拖桶中。
  店里只有寥寥三人。
  蹲在地上的小哥头不抬一下地登记着货品,收银台前的姑娘原本在点着手机,瞄见我后,眼睛一亮,将手机放下。
  还有一个人,看着像是来避雨的,正在堂食区,坐于高脚凳上捣腾着他面前的瓶瓶罐罐。
  我从冷冻柜的货架上拿下一盒扒饭到收银处付款。
  女店员对着我,腼腆笑道:
  “需要帮您把饭放微波炉加热吗?”
  “要的,麻烦你了。”
  我一手搭在行李箱拉杆的把手上,另一手c-h-ā在口袋。
  等待微波炉加热的间隙,不住往堂食区的方向偏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