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现代情感 >

学渣看我眼神不对劲+番外 作者:岩樱

Tags:情有独钟 校园 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文案:
祁笙转学第一天,便碰上了一个奇怪的男生,该男生成绩差得无可救药,撩人手段王者级别。
嘴上说着好基友一辈子,偏爱对他动手动脚,又撩又勾。
祁笙对此表示,莫挨老子,滚远点。
等真喜欢上了,祁笙才知道,自己打自己脸,真踏马疼!
闻肆,一个上课如梦游,考试如参禅、靠爸捐地进重点高中的咸鱼富二代。
咸鱼躺了两年,在第三年突然翻了下身,因为他发现新来的转校生竟然神似自己的小初恋。
打着学习的旗号接近他,对其百般纠缠“嘘寒问暖”。
一次意外醉酒,闻肆才知道,原来自己暗恋了很多年的“小姑娘”竟然就是他。
看了看转校生那张清逸绝lun的脸蛋,通身清冷干净的气质,闻肆表示:x_ing别卡的太死容易单身,就他了。
 
高冷学霸受X偏执学渣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笙、闻肆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学渣男朋友太爱我了怎么办? 
立意:学习使人快乐。
 
 
  ☆、第 1 章
 
  十月末的深秋,天气逐渐转凉。
  窗外朝霞染遍半边天,洒入教室的yá-ng光给靠窗的同学轻描淡写地镶了层金边,暖洋洋的,很是适合拿来睡觉。
  有气无力的朗诵声,飘出走廊,学委许崔也混不在意,探着个脑袋,恨不得一分为二,一边盯着教室一边盯着走廊,担任的是监督的头衔,做的是狗仔的任务。
  眼见抱着试卷的女生往这边缓缓靠近,他激动的直起身,将人拦在门口,“班长,新来的转校生长得怎么样?帅不帅?”
  纪胜男眼也不抬道:“要不自己去办公室看,要不滚回教室里等着,反正一会上课老班也会把人带过来,麻烦让让。”
  许崔:“……”
  一见到班长,班级安静了下来,昏昏欲睡的脑子也清醒了,心惊胆战地盯着她怀里的那堆试卷,分数总是能成功地令班上每一个同学的心脏起起伏伏,大喜大悲。纪胜男把批改过的试卷整整齐齐地摆好在讲台上,拿了自己的,对其他人道:“老班第一堂课可能要讲,试卷自己去拿。”
  说完坐回座位上开始订正错题。
  试卷按分数高低堆砌好,张光磊迫不及待地率先扑上讲台,习惯x_ing按排名找出自己的试卷,鲜红的数字令他捂着胸口,做出夸张状的感慨,“朕的排名总算保住了。只要尔等不篡位,我们就还是好兄弟。”
  得到了几个大白眼后,他也混不在意,从身后勾搭许崔肩膀,一脸满是劫后重生的庆幸,“难道是什么大美女,这么兴奋?”
  “不是,我昨晚听我爸打电话,说今天有个转校生要转到我们班,让老班多照顾着点。”许崔附在他耳边,轻声道:“那转校生的父母刚去世,好像是车祸还是什么……总之,身世挺惨的,我爸翻来覆去的叮嘱老班,我耳朵都起茧子,也亏得老班能坚持下去。”
  张光磊:“都高三了,还转过来,是来挑战地狱难度的吗?你别说,我也好奇了。”
  “……”许崔是服了他了,“你关注点这么奇特,我很好奇你每次阅读理解是怎么拿到满分的。”
  张光磊:“家传绝学,不可外传。”
  许崔:“……”滚几把犊子,老子分数比你高。
  ……
  藤市一中在藤市是重点高中,坐落在藤市市寸土寸金的中心,占地面积虽然很小,但师资水平高,升学率也高。
  高三段十六班,六个班为文科班,另外十个班为理科班,理科班(一)(二)(八)三个班,属于理科重点班。
  黎娟是理科一班班主任,教语文,她带着祁笙经过普通班时,班级叽叽喳喳的,相比之下,她对自己带的班级愈发的满意,上课铃声一响,一个个的就算没有老师监督也会主动学习,她更不需要像其他班班主任一样,各种后门脸,窗户脸,偷偷地盯着。
  “祁笙,你来我们班可能需要自己赶一下进度,我们的课程讲得有些快,而你又落下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虽然你成绩很好,但我们藤市一中的教学跟你原来的学校有些不同。你要是有不懂的,尽管来办公室问老师,我们班的同学也很热情,你也可以和他们互相讨教。”黎娟三公分的高跟鞋哒哒地走着,寂静的走廊满是回声,再拐过一个拐弯便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
  黎娟先踏进教室,拿起黑板擦背面敲了敲讲台:“同学们,向你们介绍个新同学,祁笙。来,向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祁笙单肩背着书包,面容清隽俊逸,眉眼透着疏冷,廖廖几句做完了自我介绍:“我叫祁笙,祁连山的祁,别离笙箫的笙,十七岁。”
  黎娟:“……”
  转校生有些高冷,黎娟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个尴尬的自我介绍。
  “报告。”教室门口传来漫不经心的一声,大半人视线往外斜去,只见来人双手c-h-ā兜,白色短袖外套着一件马甲,深蓝色牛仔裤,裤脚塞进高帮布鞋里,懒懒散散地笑着站在门口喊,黎娟看着他就头疼。
  好了,尴尬也被这一声喊没了。
  “闻肆,你说说,从开学到现在一个月来,你迟到了多少回,学校门口的黑板上你的名字就没消失过,你校服好歹穿一次……”黎娟顾忌着身旁还站着一位寥寥几语做完自我介绍的同学,顿了顿,赶苍蝇似的,朝他挥挥手:“进去,进去。”
  闻肆才脚才迈开一步,黎娟又说,只是语重心长,带了几分恨铁不成钢:“闻肆,你也混了两年的r.ì子,高三我希望你能端正态度,认真对待这一年,不为别的,就为你爸捐的那些,你也争口气,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