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现代情感 >

白鸽+番外 作者:蜜秋(下)

Tags:甜文 校园

第49章 锯齿
  这段时间奇妙又模糊,好像发生了无数事情,时光飞逝却又好似静止不动,人生新的篇章在缓缓打开,旧r.ì的一切如流沙渐逝。
  明天就要答辩,童瞳今天收到了中心医院的电话,通知去领完整的体检报告。
  体检中心的前台小护士还记得他,上次童瞳来的时候小护士一见他就笑成一朵迎ch.un花,还被起哄鼓足勇气问了童瞳的联系方式,今天不知怎么见到他神色有点不对劲,笑是笑了,却极其勉强,硬生生牵了牵嘴角,童瞳温和跟她打了招呼,问说:“体检报告在哪里领?”
  正常来说在前台登记就可以领走,但小护士指了指走廊顶头的主任办公室,嘟着嘴说:“在孟主任那里,他让你过去找他。”
  哦?童瞳有些奇怪。
  孟主任今天不出门诊,办公室没其他人,仿佛专门在等童瞳一样,童瞳朝虚掩的门里探了探,敲了敲门。
  “进来。”孟主任说。上回来体检童瞳还跟他打过照面,因为是特殊职业,有一些项目孟主任还跟童瞳聊了聊注意事项。
  童瞳礼貌打了招呼,孟主任指了指办公桌旁边的凳子,“坐。”
  医院这种氛围,童瞳莫名就有些忐忑了。
  “孟主任,我的体检报告有什么问题吗?”童瞳问。
  孟主任推了推眼镜没回答,却问:“你家里人有没有身体情况比较特殊的,得过比较奇怪的病?比如一开始好好的,然后渐渐开始四肢不协调?”
  童瞳想了想,好像还好吧,童世宁这边的亲戚他见的不多,那是个庞大却彼此冷漠的家族,没听说有谁有怪病,郁星这边……他脑子里突然出现小姨的身影,小姨疯病发作的时候被家人绑在床上,不断挣扎到狰狞变形的样子童瞳一辈子都记得,他对孟主任说:“怪病好像没听说过,但我小姨神经有点问题,小时候家里人都说她是疯的。”
  “怎么个疯法?”孟主任又问。
  “我见她的次数不多,很小的时候家里人就说她疯了,经常手舞足蹈地停不下来,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后来没几年就去世了。”
  孟主任一直盯着童瞳,童瞳被看得有些发毛,“怎么了?”他问。
  办公桌上有一叠检测报告,孟主任从里面抽出了一张,递给童瞳说:“这是血液基因检测,恐怕你小姨不是疯了,而是舞蹈症,这种病……一般都会遗传,基因里携带。”
  童瞳脑子里嗡地一声,看着检测单上大写的“HD”字样,他不懂这是什么,习惯x_ing地拿出手机要上网查一下,孟主任在他对面看着他在搜索栏打出几个字,张了张嘴想要跟他解释些什么,终归还是什么都没说,童瞳看完一圈才想起来正经的医生就在边上,他拍了拍脑袋:“我糊涂了。”但是他查到了,心里突然就明白了很多事情,小姨那些怪异的举止他看懂了,舞蹈症……他问:“这是……遗传?为什么我母亲没有遗传到?”
  “那应该说她比较幸运,暂时还没有发病,也许会发病,也有很小的几率不会,关于这种病的很多东西现在都不是很清楚,包括怎么预防,怎么治疗,全世界都没有很有效的办法。”
  “你的意思是我母亲这边,包括我都携带这种变异基因,只看什么时候发作?”
  “是的。”孟主任的声线很温柔,似乎在安慰童瞳。
  只是没什么效果,童瞳突然意识到很多问题,都随着这个隐藏的“恶魔”HD被发现接踵而至,船务公司马上会收到另一份体检报告,估计这几天就会打电话过来解约,还有郁星,童瞳突然很想当面去问郁星,究竟知不知道家族有遗传病,这个病,跟她十几年在婚姻里的忍气吞声和选择人渣任继凯究竟有没有关系。
  他要问要搞清楚的太多了,他还想问童世宁究竟知不知道,如果知道,为什么竟然还能那么多年对郁星冷嘲热讽?他究竟把妻子当成了什么?
  童瞳问:“如果还没发作,有没有什么药是可以抑制……或延缓发作的?”
  孟主任摇摇头,神色很不忍:“很遗憾,没有。”
  “好,我知道了,谢谢孟主任。”童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命运天意,以往任何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有选择的,父母离婚选择跟郁星还是跟童世宁,高考去北京还是留宜江,大学毕业选择做学术还是去赚钱……但此时真正的命运之手劈头盖脸地打过来,他才知道什么叫根本无力招架。
  迟早有一天他会变得跟小姨一样,莫名其妙就开始涕泪横流,手舞足蹈,听不懂别人的话,也根本无法表达,被绑在床上,毫无意义地拼死挣扎。
  孟主任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也给了他几家国内对这个病有最先进治疗技术的医院名单,也许将来用得着。
  童瞳抱着体检结果的大文件袋走出了医院,五月底的天明朗灿烂,他的脑子有点懵,仿佛是一股直觉推着他,跳上了去往郁星家方向的公j_iao车。
  到家已经是傍晚,郁星刚刚下班,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开始做饭。
  童瞳看一眼,任继凯竟然不在家,郁星说:“有朋友喊他一起喝酒,估计晚点才回。”
  换做平常,童瞳一定忍不住讥讽,这种人竟然还有朋友,但今天他什么心情都无,紧紧盯着郁星,心中仿佛千万种情绪呼啸而过。
  郁星也觉察到他的异样,过来按住童瞳手臂,又试了试额头温度:“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童瞳摇头,他说:“妈,你告诉我说,小姨到底怎么死的?”
  郁星的神情明显僵了一僵,童瞳说:“果然,妈你又知道,又瞒着我?”
  郁星想解释:“那会你太小了,你不明白……”
  “所以,”童瞳打断她:“你知道自己也可能会跟小姨一样,甚至我有一天也可能会这样。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