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现代情感 >

在最高学府谈恋爱是种什么体验+番外 作者:不割

Tags:甜文 校园 成长 天之骄子

文案:
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做题罢了。
郑同尘在上T大之前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但是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让他发现,原来自己也能做很多事情。
但一件事情他还是做不到,就是让这个人和自己好好谈场恋爱。
PS.两个全国最高学府的英文首字母分别是T和P,而不是Q和B。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同尘,李故明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镇做题家也要谈恋爱啊!
立意:本文是一部探讨大学校园同x_ing恋爱的扛鼎之作!
 
 
第1章 离家出走
  深夜,去往首都的列车上,郑同尘很困,但是站着的他完全没法睡。
  他本来买的是硬座票,但是下午上车的时候,发现一个座位被人占着。他犹豫了几分钟,还是没好意思要回自己的座位,只能去厕所旁边人少的地方站着。
  他把包放在胸前背着,小心地护住自己的包。
  这个背了六年,破破烂烂的包里,装着全国最高学府的本科录取通知书。
  此时距开学还有几十天,但是他和家人吵了架,不得不提前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的原因,还和这录取通知书有关。
  不久前,郑同尘高考成绩出来,他妈他爸就开始收到各路人马的恭贺,有夸郑同尘争气的,有夸郑父郑母教子有方的,更有几个多事的亲戚甚至要给还没成年的郑同尘介绍女朋友。
  郑父在笑得合不拢嘴的同时没忘了更重要的事——怎么报志愿?
  以郑同尘的分数,全国也就那两所大学可报了。经管建筑这样的大热门有望冲一冲,计算机和其他工科也基本能稳上。
  郑父虽然自己没上过大学,但是自从发现儿子学习好得不一般之后,就开始研究他以后的人生该怎么走,渐渐地对各种专业如数家珍,混成了报志愿的半个专家,各种亲戚朋友高考完之后都要指点一番,而对自家的出息儿子更是格外上心。
  所以郑同尘他爸早在高考前一年就规划好了专业该怎么填,基本上就是比着T大各专业毕业之后的薪资开了个从上到下的单子。
  但是郑同尘其实一直喜欢物理,他高中时候还搞过一段时间的物理竞赛,未来想搞物理研究,做个科学家。
  但这个玄之又玄的梦想对于郑父来说太虚无缥缈,所以他恩威并施,让郑同尘脚踏实地地学一些能有稳定对口工作的专业。
  郑同尘对爸爸的苦口婆心全盘接受,然后在提j_iao志愿的最后一刻,瞒着他爸把物理学专业选为了第一志愿。
  物理学专业是大冷门,以郑同尘的分数自然稳稳地上了。录取通知书到手之后,郑同尘得偿所愿,他爸则大吃一惊。
  郑父大概是全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收到T大录取通知书之后还生气的家长。
  他和郑同尘大吵了一架——基本上就是他在骂,郑同尘在辩解。郑父从小时候骂到未来,在提及将来成家的问题的时候,郑同尘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出了个柜。
  哦,顺带一提,郑同尘是同x_ing恋。
  这柜一出,家里瞬间炸了锅。郑同尘早预料到了这种局面,提前收拾好了各种证件,带了点钱,拿着录取通知书,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站了一夜之后,郑同尘终于来到了北京。他几个月前来参加自主招生时来过一次,但这次来还是找不到方向,几次地铁坐过站之后才终于来到了海淀区自己学校的门口。
  在学校东南门口,郑同尘想进去,但是保安拦住了他,说:“出示一下T大证件。”
  郑同尘愣了半天,想起自己包里还装着录取通知书,于是急忙拿出来给保安看。保安只看到了信封上标志x_ing的紫色老校门图案就放行了。
  进了校门之后,左右是几个热门院系的系馆,正前方是C_ào坪和主楼。郑同尘只来过两次,还并不熟悉校园,他靠着高德地图找到了物理系系馆——正好在校园的西北角,他得横穿整个校园才走到,光从东南门走到物理系就花了半个小时。
  坐在物理系系馆前的长椅上,一夜未眠的他忍不住睡着了。
  r.ì头西斜的时候,郑同尘被饿醒了,醒来之后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包,发现里面的录取通知书还在,长舒了一口气。
  物理系离最近的观畴食堂很近,郑同尘在来的路上已经看到了。尽管是暑假,观畴食堂还是人满为患,他在一楼转了一圈,发现滑蛋饭相对便宜,于是排在了滑蛋饭的队伍最末。
  轮到他点的时候,窗口的师傅看着他拿出的钱,告诉他说只能刷饭卡。
  郑同尘大窘,只能讪讪地离开了队伍。
  但还好,他在打算离开食堂的时候在地下发现了一个超市,买了两包干脆面吃,结账的时候,想起这还是他爸给他的钱,一种屈辱感油然而生。
  吃完之后他在校园里游d_àng了一会,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最后,他走进了一幢看起来像教学楼的建筑,没人拦他。
  他试着进了间教室,教室里只有几个学生在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他进去之后没人看他。
  他找了个c-h-ā座旁边的座位坐下,给早就关机的手机充上了电,发现了几十个未接来电,有老妈的,有同学的,也有老爸的。
  郑同尘给他妈发了条短信:“我一切都好,会按时上学的。不要担心,不要找我。”
  然后就把父母的号码都加入了黑名单。
  郑同尘开始想自己开学前的这几十天该怎么过,想着想着,他又睡着了。
  十点多的时候,郑同尘又被摇醒了,发现有个穿着工作服的大妈跟他说:“同学,回宿舍了。教学楼要封楼了。”
  郑同尘来到图书馆前的长椅上,打算这阵子先在长椅上将就着睡。
  但是尽管已经入夏,郑同尘在长椅上还是觉得冷。第二天醒来之后膝盖疼得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