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阅电子书

主页 > 仙侠魔幻 >

口袋里的相公 作者:迦叶曼(上)

Tags: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文案:
  不是说相公都是高大威猛的吗?为什么她的相公如此之小,可以站在手心里,爬到头顶上,甚至揣在衣袋里带着走?
  有一天,相公长大了……。
  一缕j.īng_魄幻化来的女人,一只娇小玲珑的相公,一尊狐狸仙,捎带着条烤焦了的凤凰,一场奇异的旅行。
  到最后,一切都与爱有关。
  一句话简介:口袋里的相公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筱白,许轩 ┃ 配角:七宝狐狸仙,蓬莱仙人,柳卉侠 ┃ 其它:伪种田,包办婚姻下的幸福生活
 
 
第1章 
  谭家湾的小姐谭筱白蹉跎了十六年光y-in后终于嫁出去了。
  五月里,ch.un光烂漫,黄道吉r.ì,宜嫁宜娶。谭家湾里敲锣打鼓声不断,鞭炮们粉身碎骨也要更大声一点。十里八方的乡亲们赶集似的都涌了过来,想看看大户人家的女儿是如何嫁法。
  因为官道上被谭家的护卫给占了,朴实的人们便见缝c-h-ā针,有爬土墙头上的,有吊树上的,几个胆大的靠到护卫后面探头探脑地往路中间瞧。
  谭家是谭家湾的大户人家,祖上靠行医起家。如今谭老夫妇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唤作筱白的,养到十六。前阵子听说曹州城里的许家来提亲,隔了不到半月,迎亲的花轿便敲锣打鼓地到了谭家门口。
  谭筱白在父母的哭声里被人牵上了花轿,坐进轿子里,摸了摸n_ai娘塞给她的房中秘籍,这才安安稳稳地捧着大苹果坐好。
  轿子停顿的时间太长了,她偷偷掀了一角的窗帘子往外看。
  “筱白!”她娘在外头哭成个泪人,软趴趴地挂在她爹身上。
  拿r-ǔ汁喂养了她若干年的胖n_ai娘咬着手帕的一角哭得喘不过气来,身两侧两个才梳了头的小丫头有些勉强地搀扶着她。
  她暗恋了几年的柳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唉,我走了,爹,娘,王n_ai娘,谭家湾的父老乡亲们……
  谭筱白有些伤感的同时也揣着满心的期待,n_ai娘说了,相公都是高大威猛的,比说书的讲的还好看。听说许家是开武馆的,那相公是不是比柳大哥的武艺还好?
  一路敲敲打打的到了许府,拜完天地,拜完一干长辈后,谭筱白被人扶进了喜房,乖乖地坐在床上等着相公的“宠幸”。
  “吱呀”门开了,沉稳的脚步声向床这边移。谭筱白的心“咚咚咚”跳得特别厉害,接下来要拿扎了红花的秤杆挑了盖头了吧。还有j_iao杯酒什么的。
  那双脚停在床边,顿了一下,又往外走。
  谭筱白有些着急,这,相公怎么走了?想起n_ai娘说的新娘子要矜持,谭筱白便忍了。
  “吱呀”,门又关上了,一室的寂静。
  ……
  谭筱白忍不得了,一把掀了红盖头,怨气腾腾地四处看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有!难道,难道她被抛弃了吗?
  “娘子,为夫在这里。”一道细细的声音突然冒出来。谭筱白一下子愣住了,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娘子,为夫在这里!”声音比方才响了点。
  谭筱白茫然地乱看,“相公,你在哪里啊?”
  “这里,这里!”
  声音好像是从床上传来的。可是,谭筱白诧异地打量着,床上除了一条绑了大红绣球的缎带就没什么了呀。难道,相公武功盖世可以隔空传音?
  这样一想,谭筱白立马兴奋了,奔到床前,“相公,你在哪啊?我看不到你啊。”
  “这里,这里!”声音更亮了。谭筱白不由循声弯下了腰,一双明亮水润的大眼睛因为吃惊睁得更大。这是,是什么东西?
  一个穿着喜服的小人儿,还不如她的巴掌大,站在缎带上的大红花上拼了命地叫嚷:“这里,娘子,为夫在这里!”
  谭筱白因为惊讶凑得更近,“你,你是妖怪吗?”
  “我不是!”小人儿似乎很是气愤,胸脯一鼓一鼓的,“我是你的相公,许家的少主,许轩!”
  “什么,你叫许仙?”谭筱白大笑一声,结果把那个小人儿给震了下去。
  许轩艰难地重新爬上绣球,气喘吁吁地吼道:“你听好了,我不是什么妖怪,我是你的相公!”
  谭筱白干笑两声:“呵呵,你开玩笑吧。我的相公可是威武无比,怎么可能是个侏儒?”
  侏儒?轰隆隆,许轩再次被雷倒。
  “不对,侏儒也比你大。你是黄豆里生出来的妖怪么?”谭筱白好奇地打量着他,这个东西,虽然长得小,可还是挺好看的。
  “我是人,不是妖怪!”许轩再次扯着嗓子尖叫,“不信你去问管家,我就是你的相公!还有,我叫许轩,不是许仙!”
  谭筱白迅速跑出去求证去了。半柱香的功夫后,她哭丧着脸回来了。
  正盘腿坐在绣球上的许轩同情地看着她,唉,八成是被他爹娘拐骗来的良家少女。“娘子,你不必担心。”他安慰道,“我们许家不会亏待你的。好吃的,好玩的,绫罗绸缎,珠宝玉器,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谭筱白坐在床沿边抹了两把眼泪,被泪水润的水汪汪的一双眼睛盯着他,问出了一个她最介意的问题:“相公,你这么小,可怎么保护我呀?”
  她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强调他小啊、矮啊什么的!许轩从绣球上跳到筱白的裙子上,伸出小手拍了她两下,“没事,我们家有好多武功高强的护卫,保护你绰绰有余。”
  “是吗?”谭筱白怔怔地看着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往自己怀里摸了摸,掏出那本王n_ai娘给的秘籍摊在床上,“相公,这里面的功夫你都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