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仙侠魔幻 >

道观被拆后 作者:言思

Tags:爽文 无限流 玄学 都市异闻

  文案:
  本想守着破旧的道观过一辈子,却不想某天赶上了拆迁,
  被迫成为拆一代的陆星河,怀揣着十本房产证加上百万补偿款含泪下山,
  在市中心提前过上平静而富有的退休生活。
  直到某天深夜他醒来,看见一只无头鬼,站在他的床前。
  陆星河:?
  阅读提示:
  1.本文无限流。
  2.不接受一切写作指导,不接受人身攻击,不喜欢的点个X不用留言,上班太累了就想写个小甜文。
  3.爱你们么么哒。
  内容标签: 无限流 爽文 都市异闻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星河,楚岑 ┃ 配角:一切妖魔鬼怪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拆一代的冒险之旅
  立意:努力活下去
 
 
第1章 捉迷藏(一)   梦
  陆星河是被一阵阵门铃声吵醒的。
  门外的那人有着很强悍的毅力,门铃摁得像是给谁敲丧钟,一秒都不带停。他打个哈欠,搓搓脸颊让自己清醒点,然后穿上拖鞋有气无力的去开门。昨天一天上门三个客人,差点把他榨干,他好不容易才决定给自己放假一天,谁成想连睡个懒觉的美梦都泡汤了。
  “谁呀?”
  陆星河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穿着大裤衩,脚踩人字拖,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他睡眼惺忪,看向站在门外的年轻男人,习以为常的开口:“不好意思,今天不接客。”
  郑果没想到自己会对上这样一张惨白的脸。
  眼前的男子,脸色苍白,看起来虚弱得连把菜刀都拿不起。偏偏他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配上那苍白的神色,虚弱的模样,愈发惹人怜,真真勾人得很。
  郑果忽然想起物业工作群里其他员工提过的事情。
  1603号房的业主,经常会有一些打扮得很奇怪的人来找他,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那些人满脸愁容的进去,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的出来,像极了做完某档子事提上裤子给钱就走的某些人。
  也不怪他们这样想。
  1603房的业主很少出门,每次出门都是采购必备生活用品,以及用黑色垃圾袋装着的神神秘秘的东西。而且那些客人没上门的时候,他气色看起来还不错,等接待完客人,他脸就会白上一层,似乎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
  虚弱得让人想给他熬上一锅十全大补汤,好好补补某个关键部位。
  再听到他这句接客,郑果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他虽然只是物业公司一名员工,但好歹是正经工作,说出去不怕人耻笑。看这位业主年纪轻轻的,长得也不错,做明星就算不能挣大钱,好歹也能养活自己,可他偏偏选择了那一行。
  他能住在这里,怕也是某位金主给他买的吧。
  郑果微微回神,脸上带着职业的假笑:“陆先生您好,我是小区物业工作人员,我们接到其他业主的投诉,说您违章搭建。我方才已经核实了,的确是有这种情况。为了咱们小区的……”
  闻言,陆星河疑惑地看他:“其他业主投诉?违章搭建?”
  郑果以为他是想耍赖,有些不耐烦继续说道:“是的,我方才核实了……”
  “我们这房子是一梯两户,这一层除了我就只有我对门的邻居,可我和对门的邻居关系挺好的,绝对不会有人投诉我。这位小哥,你是不是走错楼层了?”陆星河再次打断他,“没什么事我继续补觉了。”
  “陆先生!”郑果指指门上一块牌匾,语气越发凌人,“这儿是不允许挂东西的!您看看您挂的什么?哪儿会有人把道观的牌匾挂在这儿的?传出去,咱们小区的良好形象就没了!”
  他们这是高档小区,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若是传出去有人在门口挂一块道观的牌匾,肯定会引发其他业主的不满。
  而且,这算什么事儿啊?哪有人无缘无故把道观牌匾挂在自家门上的?
  陆星河又打了个哈欠。他似乎没有察觉到郑果的恼怒,懒洋洋的走出门,没去看自己门上的牌匾,而是走到对面,轻轻敲了敲。瞧见他这动作的郑果一怔,嘴微微张着,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
  对门的房子虽然已经被人买了下来,但这两年一直都没有入住,他去敲那门做什么?
  出乎郑果预料之外的,那房子的门被人拉开一条缝。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隐约看见门后似乎是站了个小姑娘。小姑娘警惕地看过来,在看到是陆星河时,隐约有着几分紧张和畏惧。
  小姑娘吞吞口水,脸上有着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讨好:“有,有事吗?”
  “这位哥哥说有人投诉我违章搭建,告诉我,是你投诉的吗?”
  闻言,那小姑娘更是紧张,身子绷得死死的。她头摇成拨浪鼓,差点当场哭出来:“怎么可能是我!”
  小姑娘急得就差没举手发毒誓了。
  陆星河转身,那张无害的脸上还是那温和的,没有任何危险x_ing的笑容:“您看,我和我邻居关系这么好,她是不会觉得我门上挂牌匾影响到她的。至于其他业主……他们到不了我们这一层,何来的影响一说?”
  郑果:“……”你们要是关系好,那小女孩为什么光是看见你就要哭出来了?
  陆星河回了自己的房子:“事情解决了,我继续睡觉了。”
  说完便关上了门。
  郑果站在原地,脸色有些发青。明明对方态度很好,也很配合,但就是有着哪儿说不出来的怪异。想到这儿,他转身去看对面的门。小姑娘对他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语气不善:“有事?”
  虽然她没表现出来,但郑果却好似被她翻了个白眼。
  郑果:“……”
  这小姑娘怎么还两幅面孔呢?刚才面对陆星河的时候,她可不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