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仙侠魔幻 >

论咸鱼翻身的可能性 作者:青山语(下)

Tags:成长 天作之合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第60章 秣陵君
  说了那样的话,花微杏却一点都不在意没有人回应。她远远地瞧着,便抬手打断了那根几乎绷直的麻绳,又使了术法将断裂的麻绳扯住倾倒的椅子,令其不至于倒在一片刀光之中。
  做完这一切,她才跨过一地刀光行到那人面前,脸上挂起一个标准的笑容。
  “可是你家公子将你绑在了这里?是的话,眨一下眼睛,不是的话,眨两下。”
  一直睁着眼睛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吊死在这里的少年连忙眨了一下眼,这个时候他倒是没有白r.ì里那样嚣张的气焰,面上的神色也带着些讨好。
  至于是真是假,花微杏也懒得去追究。
  她转到椅背后面,将捆缚少年的绳索解开,也果不其然地看到了他已经被砍秃了的右手,以及被一块匆忙扯下来的青布包裹住的左手。
  掀开那块布,才看到少年扭曲成一个奇怪角度的左手,明显已经被扭断了。
  失去了青布的包裹,使不上力的左手顿时摊开,一个猩红的物什便掉落在满是尘土的地上,滚了几下。
  花微杏一下明白了为什么这少年没被塞住嘴巴,却不呼救反而一直在这里待到了深夜。
  因为,他的舌头被割了下来,塞在了自己手中。
  李修竹当真是恶人,连这般折辱人的事都做得出来。只是不知道,这少年到底哪里惹到了他,竟被如此处置?
  进来之前,她本打算将这人救出来便好,但看如今这般模样,他是不可能自己离开了。
  但要让她一直守着他也是不可能的。
  花微杏一边想着如何安置他,一边将少年身上的绳索拿下来。看着他废去的双手双脚以及脖颈处黑紫色的淤青,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指点上他的眉心,浅色的光晕散开来。
  少年原本还强撑着的j.īng_神顿时萎靡了起来,没一会儿便已经垂下头昏睡了过去,身子也不由自主地从椅子上滑落。
  花微杏推着他的肩膀将人按在椅子上,顿时觉得自己可能做了个不怎么好的决定,然而她是不会解开术法让少年醒过来的。
  一是,他确实需要放松一下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二是,她怕他反应过来后受不住这样剧烈的痛楚。
  要知道,在生存面前,疼痛都是可以忍耐且被忽视的。现在她解了他的围,一下子放松下来,先前忽视的断手断脚之痛便会有如跗骨之俎一般缠上来。
  那样的疼痛,足以摧毁一个人的神智。
  百般无奈之下,她也下了一个庇护罩给这少年,并且掐了咒决传信给垂yá-ng,让她来此照料一下,顺带看看能不能把这少年的手脚接上。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垂yá-ng在九重天上的时候也是钻研过不少医书,甚至找专门的医官学过的。
  至于某个躲在一旁佯装自己不在的人,花微杏也懒得和他多计较,抬手便将三枚灵鱼通宝祭出,在黑暗中泛起淡淡的绿光。
  莹莹的光晕散开,映照着那张白皙柔软的面容。
  黑暗中依旧没有动静。
  灵鱼通宝落入手中,化作一柄灿灿长剑,她挽了一个剑花,侧耳听了听动静便看也不看地一个术法打了过去。
  术法自然是落空了的,但她并非只打出了一道术法,乌纬绳悄无声息地靠近,此时暴起将那人捆束在原地。
  手提长剑,她几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只瞧见那沉沉如夜色的黑衣,还没来得及细瞧对方容貌,就见得那人化作了一抹黑雾向外逃窜。
  而在那人刚刚所在之地,落下了一枚流光溢彩的鱼鳞。
  她拾起来一看,一下子就想起来先前苏江旁素瞳带回来的那枚,与她手上这枚,一般无二。
  鱼鳞收入袖中,花微杏如今仙力还算充足,也便维持着灵鱼通宝长剑的形态追了出去。
  果不其然,外面两个玄衣男子正在j_iao手,身形鬼魅无法捕捉,便是术法也认不出来是什么路子。
  花微杏皱了皱眉头,怎么这无名无姓却又本事高的人如此之多,先是一个叶振袖,后又是一个黑衣男子。修炼是没有捷径可走的,短时间内这么多大妖鬼魅出山,不知道凡间又要遭什么大难了。
  在她出神的短短时间,盛璇光与那黑衣男子已经打到了空中。一人金线玄衣,在月光下显出几分凛冽,另一人却是通体的黑衣,就连面貌也被遮掩,出招倒是光明磊落,没有什么y-in损的招数。
  要知道,野路子的妖j.īng_鬼魅见了盛璇光,那八成都是要跑的,就算是不跑,也是手段频出地要伤盛璇光。这般你来我往,不似生死相拼,倒像是两个人闲来无事切磋一下本事似的。
  两人离得太近,她不好c-h-ā手其中,万一一不小心伤到盛璇光,岂不是得不偿失。再者,她对盛璇光有信心,先前此人还能被乌纬绳束缚,被盛璇光拿下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夜色浓重,晚风微凉,却依旧没有声响。
  两人的斗法以盛璇光拿出判官笔,以一个缚字结束了。
  黑衣男子被法决束缚,倒是能说话能动弹,却是不能离盛璇光三尺之外,于是只能沉默不言地跟在盛璇光身边。
  见此情景,花微杏凑了上去,询问此人来历。
  盛璇光看了那人一眼,却没得到什么回应,也就默认对方同意了。
  “此人,便是那位秣陵君。”
  刚刚还不以为意的小姑娘一下瞪圆了眼睛,显然被他说的话吓了一跳。
  盛璇光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拨正,轻笑了一声。
  “怎么,他是秣陵君,便如此不可信?”
  “不、不是。”小姑娘提着剑靠近了秣陵君,剑尖在他面容前划了几下,那层遮掩容貌的术法便碎了个彻底。
  秣陵君还想遮掩,却被小姑娘一把攥住了腕子。他此时被封了法力,没有办法掐诀,也放不下面子对一个小姑娘动粗,只能不情不愿地露出了自己的脸来。
  秣陵君无疑是好看的,皮肤白皙,眉眼英气,鼻梁挺直,唇薄而色浅,长发如墨一般,被一根红色发带束起。
  他没有笑,花微杏却能想到这样的人笑起来是个什么模样,定然是清朗如月又淡然如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