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仙侠魔幻 >

论咸鱼翻身的可能性 作者:青山语(上)

Tags:成长 天作之合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文案:
  一没有善男信女求愿,二没有香火供奉,浑身上下除了三枚铜钱再掏不出一个子儿。
  花微杏或许是下凡历劫的神仙里最穷困潦倒的一位了。
  索x_ing还有好姐妹望舒帮忙掐算了一位贵人,她千辛万苦找到他时,那张时常在梦里出现的脸让她险些当场从山上滚下去。
  花微杏:望舒你绝对是想玩死我!
  自认为做好事不留名的花微杏在贵人那里的评价是这样的!
  玩弄感情!拔x无情!撩了就跑!绝世渣女!
  看着刚刚一巴掌拍碎了紫檀木桌的某人,花微杏抱着自己仅有的三枚铜钱下定决心要捂好自己的小马甲,在对方手下艰难求生。
  ★女主咸鱼x_ing格,戏j.īng_。
  ★老规矩单元流
  ★内含现世卷和过往卷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天作之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微杏 ┃ 配角:盛璇光,浔昭,望舒,垂yá-ng,素瞳 ┃ 其它:接档文《太傅今天也在被气晕》
  一句话简介:忽然发现自己是个渣女该怎么办
  立意:世事万变无常,她却偏从苦难中抓住一抹光
 
 
第1章 算命摊子
  轻薄的云自湛湛青天下飘d_àng,如同海浪一般,被ch.un三月的风拂开。
  能并行两辆马车的宽阔大道两边此时摆着形形色色的摊子,叫卖各式各样的稀奇物件和吃食。
  而在这其中,最扎眼的当属街尾的一个算命摊子。
  一张摇摇晃晃马上散架的木桌子,扯了青布做幡,上面写着个斗大的“命”字。桌上摆着签筒龟甲一应物事,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好不容易有个打着绢扇遮了半脸的姑娘家去了,伸出一只竹笋般嫩生生的手来,一双桃花眼从扇后露出来,眼神里都是哀愁。
  还是她身后那个嫩黄衫子的丫头仪态颇好,大大咧咧地开口问道。
  “姑娘,我家小姐想算一算姻缘。”
  丫头的话一说,本不该惹人关注,可偏生她们一路走来,不知有多少眼睛盯着。
  “这人怎么还敢出来,还嫌脸面好看不成?”
  这话旁人听不见,却直直地落进了摊主的耳朵里。
  不同于寻常算命的老叟,这摊主是个姑娘,生得桃腮粉面,一双杏眸水汪汪的,笑起来的时候两颊有浅浅的酒窝。
  顶着个一条街团宠称号的摊主花微杏一下子向前扑去,抓住了姑娘莹白的手,整个身子压在那本就老旧的木桌上,发出刺耳的吱呀一声。
  “哎,你小心些。”
  “别担心别担心,我这是老槐木的料子,不会塌的。”花微杏连个眼神都懒得往那小丫鬟身上放,一双眼睛不错珠地盯着那拿着绢扇的姑娘,话语里满是激动。
  “姑娘,你且先抽个签,摇个乌龟壳,我再给你解。”
  虽然不知道摊主为何这么激动,但那姑娘还是听话地去拿了龟甲。
  龟甲入手轻巧,不像是放了东西。
  “摊主姑娘……”可她才起了个头,就被花微杏截了话头。
  花微杏右手食指挠了挠脸颊,见姑娘神色便暗道一声不好,连忙转移话题。
  “龟甲里的铜钱得拿自己的才好,心诚则灵,心诚则灵嘛。”至于别的地方有没有这规矩,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她只是想借着这算卦的名头赚点钱养活自己。
  小丫鬟迟疑了一瞬,却还是从绣的j.īng_致的荷包里摸出三文钱来递给了自家小姐。
  姑娘摇了摇龟甲,而后将铜钱倒在桌上,一脸希冀地望着花微杏。
  “还有签筒呢。”花微杏笑眯眯的,眼眸中有着几分狡黠灵动,这么说着,一只手却悄悄扣在了桌上。
  木签本就是个幌子,上面的也不是什么签文,而是她来凤麓镇后看过的话本子名字。
  小丫鬟和姑娘的视线随着木签望了过去,只见桌上除却她们自己的三枚铜钱之外,还多了三枚铜钱,青绿色的锈蚀附在上头,隐约可见“灵鱼通宝”的字样,一看就是上了年头的古钱币。
  纤纤玉指在锈蚀的铜钱上一一拂过,原本笑眯眯的摊主就变了个颜色。瞧见全过程的主仆两人对视一眼,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摊主,此卦何解?”这次开口的是那姑娘,声音柔媚却不过分无力。她的手指缠在一起,显然很是担忧。
  花微杏往那姑娘光洁的额头上瞧了一眼,黑气缭绕,显然是死期将至。
  “姑娘须知,姻缘讲缘法,姑娘的缘分还未到呢,倒是最近得紧着点身子。这ch.un寒料峭,谁知什么时候来一场倒ch.un寒,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得知自家姑娘姻缘算不到,还被咒要染风寒,小丫头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你这几天记得多逗逗你家小姐开心。毕竟姻缘没了,人总归不会太高兴。”
  小丫头气的眼睛都瞪圆了,似乎从来没见过这等背后说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嘴巴开开合合,最后也只丢了一句无耻便转头去追走出几步远的姑娘了。
  莫名其妙被骂了的她摸了摸鼻子,一脸讪讪,口中念念有词。
  “起码没再掀了我这破摊子。”
  桌上的龟甲还给了隔壁昨天熬了王八汤的卖鱼大哥,花微杏抚平了自己的衣衫,站起身来将刚刚赚到的三枚铜钱放到手后不远处正喝的烂醉的老叟身边。
  “嗯,总算在完成之前没被饿死。”
  *
  暮色四合,暖橙色的光晕映照在嵌着几块平整石头的山路上,平添几分韵味。
  而在这似暖色晕染的光下,却有一个姑娘从怀里摸出根乌黑的绳子来,将一直藏在手里的三枚铜钱串了起来,而后贝齿咬着一端线头,左手捏着另一端,在藕白的手腕间一绕,便成了件饰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