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仙侠魔幻 >

捅了神君一刀 作者:一院

Tags: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阴差阳错 东方玄幻

  文案:
  左叶叶豢养了一后院的美男。
  某r.ì,左府后院又新添了一位面若桃花般的美艳男子,竟比天上的彩云仙子还好看。
  左叶叶对美人处处示好,手段频频。
  结果美艳男子没征服,她自己先动了心。
  左叶叶恼羞成怒只余威胁。
  “你若再不从,我我我刀剑无眼!”
  “刀剑本就无眼。”
  “……”
  “且你的剑,没开刃。”
  “?”
  左叶叶一愣,挥了两下。
  一下戳到了自己胳膊上,一下捅进了男子的右胸口。
  嗯,剑刃开了,是她刚才拿反了。
  美艳男子因这一刀卧病在榻,左叶叶r.ìr.ì甜蜜侍候。
  恰巧这时,土地公来寻她。
  “二十天前九婴神君下凡,来人间投胎历劫啦!”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左叶叶右眼一跳。
  “就是睡了三千年那个?”
  土地公点头,窃喜的摊开一幅画像。
  左叶叶看着画像上面若桃花的美艳男子。
  她仿佛预见了自己魂飞魄散的那一r.ì……
  就……现在回去挽救还来得及吗?
  #不小心捅了神君一刀怎么办?#
  【阅读指南】
  1.极度颜控装腔作势怂包小桃仙x天然毒舌高岭之花美艳神君
  2.前期女追(舔)男,后期男追(跪舔)女。
  3.小虐怡情,整体基调轻松。
  4.本文1V1,其他都是女主帮助过的人,出场率很低,也没有任何其他关系,看官请放心。
  一句话简介:神君你听我解释!!!
  立意: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y-in差yá-ng错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左叶叶(叶声),九婴神君(融离) ┃ 配角:一众小仙仙┃ 其它:he
  ========================
 
 
第1章 拍卖   胸前坦d_àng,难辨雌雄。
  ch.un风楼今夜要拍卖新头牌的初夜。
  一楼的大堂内已是沸沸扬扬,人满为患,桌椅都坐不下了,光是站着的人便头挨头,肩蹭肩,热闹非凡。老鸨竟还能一身清凉的穿梭在人群之中招呼着络绎不绝的来宾,那张脸笑的满面褶皱,妆容尽花,活像隔了夜的油面饼。
  醉薇酥-胸半露,披着淡紫轻纱,倚在二楼的围栏上,嗑着瓜子朝下观望。
  腿都有些站麻了,微眯的凤眼终于一亮,撇下手中的瓜子皮赶忙跑了下去。
  她挤在人群中垫脚探望,这一趟下楼又不知被揩了多少油,看着身侧那一双双手摸完胳膊摸大腿,醉薇朝着周围调笑之人眨眼轻笑,还故意撩了撩衣裙下摆,白皙的大腿和纤细的腰枝尽显,眉开眼笑的任由这些人左右下手。
  毕竟来青楼的下流胚子,有几个手脚干净?
  醉薇穿过人群,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后,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腕,带着人快速的跑向了二楼,摆脱了大堂内人挤为患的局面。
  醉薇将人拉进自己的房中,抬头一细看,顿时笑出声。
  她手中拽着的,赫然是一个小白脸公子,此人个头还没有醉薇高,皮肤柔嫩,白白净净,似是能掐出水来,五官圆润小巧可爱,带着顶瓜皮帽都遮不住那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可真是十分像年画上的小金童。
  总之一眼看去,就知是女扮男装无疑。
  “笑笑笑,笑什么笑?”
  左叶叶皱眉,顺手摸了一把醉薇傲人的胸脯,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顿时脸色漆黑。
  醉薇笑的腰肢轻颤:“我瞧你也就这胸脯比较像男人。”
  左叶叶抬头瞪了她一眼,气的阔步坐在桌前,猛灌了一杯凉茶。
  醉薇笑语吟吟的坐在她对侧,抬手抓了一把瓜子,边嗑边说:“今r.ì幸亏喊你前来,我猜着这新来的头牌,准是你的菜,不能白白便宜了楼下那帮土鳖孙子们。”
  “你见着了?”
  “没有,看的紧,谁都不给见,只知是个面首兔爷。”
  “那到底是面首啊还是兔爷啊?”
  醉薇嗐了一声:“今夜若是男客拍下,他就是兔爷,若是女客拍下,他就是面首,左右不过是个说法。”
  左叶叶闻言有点不屑:“还能有我院里的清雪和岚风好看?”
  醉薇轻笑:“是是,谁都没有左府嫡小姐后院的男宠们好看,这不是怕个万一嘛,就让你来见识见识,还不知道今r.ì这初夜能拍多少银两呢,我瞧这架势,怕是又要创新高呢。”
  左叶叶听了也心头有点痒,她最爱美男,恐怕整个洛州城都知道,她左府后院豢养了不知多少男宠,一个赛一个的模样漂亮,气质清冷,翩翩公子最惹佳人爱。
  至于这ch.un风楼,亦是洛州城的一绝。
  一手嫖-娼卖妓的生意做的赫赫有名,是当地最气派的勾栏院,红倌清倌角妓应有尽有,面首兔爷亦清一色不放过,只要每次一有新头牌,准是座无虚席,人山人海,满城的人都想要一睹头牌容颜。
  更何况今r.ì这个头牌,老鸨钱妈妈早十r.ì前便放出了消息,说是惊为天人。
  这不,楼下便沸腾了。
  “不是我说,你们ch.un风楼这歌舞也该换一换新了,这几个人本姑娘全看腻了。”左叶叶靠着窗边,看着楼下笙歌鼎沸,那几个舞娘卖力的扭腰挥袖,脸上糊着厚厚一层白-粉,边跳边掉粉末子。
  醉薇哎呦一声:“我的大小姐,您也给人一条活路呀,这些个舞娘全是到了岁数退下来的妓,兴许过两年我也得下去跳了。再者,若不让这些个长相磕碜的多在你们眼前晃晃,怎么显得今晚的头牌最为亮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