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仙侠魔幻 >

万灵灯 作者:愚人娱(下)

Tags:前世今生

第56章 
  武幽睁大眼睛,盯着他足有一盏茶功夫,终于明白这人并非玩笑,看了看扶罗,又看了看夷衡,后对石澜道:“还好我们找到了结晶地,大家以后的生活有了着落,我不担心,我走以后,我爹和我娘便j_iao给你了。”
  石澜腿上有伤不能久站,此时已有些打颤,听他此话,怒火噌噌直上,大脑一缺氧,差一点栽倒在地,武幽见他身子一软,赶紧上手去捞,被他抓住手腕掐得生疼。
  石澜:“你说什么?这话什么意思?你什么都不管了?你要一个人去?你连我也不相信了?”武幽一声不吭,目光坚定。
  石澜沉默片刻,再张口十分平静道:“好!我陪你去!你要报恩,我陪你报!你要补偿我陪你补!你说过,两个人一起总好过一个人,不是么?”
  石夫人听此,又一次遭受重击,隔着结界尖叫道:“儿子,你就这么走了?你要抛下你爹,你要抛下我?这里是你的家,你真的什么都不要了么?”
  石不藏却比石夫人要冷静得多,想了想叹了口气,道:“既决定了便去吧,不要担心我们,家里我们会照看好的,大伙儿都会好起来,武儿爹娘我们也会看顾好的,你们做好你们的事去。”
  银银见计已达成连身上的伤也都忘记了,道:“可商量好了?商量好了我们便上路吧!”伸手指着武幽和石澜道:“你们去,”手指转了个方向又指向扶罗道:“你也去。” 武幽立刻横眉冷对道:“你说话不算数!说好我代她去,这会儿怎么变卦了?” 石澜冷笑道:“果真是妖怪!说话出尔反尔,幽幽,你可有见过狗和人说话算数的?”
  银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摆了摆手,周围一直观之不动的众妖立刻成合围之势向着村人压过来,村人见了脸色大变,再不敢多说一句话,反而冲着石澜道:“石小子你要死不要拉着我们死!他是谁!你有几条命去招惹他!”
  武幽见此情形朝石澜摇了摇头,把他往身后拉了些,石澜牙齿咬得嘎嘣响,一肚子怒火只得咬碎牙齿往肚子里吞。莫鱼观此情形不敢轻易出手,两只眼睛滴溜溜地在几人之间来回转,偏头朝最近的扶鸢道:“怎么办?怎么办呀?”扶鸢十分镇定,她知道,这还不是最后的结果,她在等待,便安抚莫鱼道:“别担心,没事的,等一下,等一下就知道了。”这时,夷衡终于动了。
  可是,却有人抢先他一步开口,道:“小先生,我没想到银银会如此逼我,我别无选择,我得护着他们,况且我也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果真背上命债便无路可逃,一报还一报,您会陪着我是么?”
  夷衡沉默少许,忽然牵起她的手像哄孩子一样哄她道:“对不起罗儿,这次我不能陪你去了,你大仇已报可此债难偿,不知要还多久,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等我回来,等我办完事情,一定一定去找你。”扶罗瞪直了眼睛,两只手紧紧抓住他的袖子道:“小先生你要走!你要丢下我,你不如直接杀了我!”夷衡一愣,耐心给她解释道:“我让扶鸢莫鱼陪你去,我没有丢下你,只是暂时离开,我会回去找你的,你好好的,好好的等我回来,好不好?”
  扶罗当然不会让他走,她很明白不归山是个什么地方,她知道之后她会面对什么,虽然这次不是她一个人,可是她的处境却一点不比先时好,她现在不再是柔弱的华小罗,她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可是却保护不了自己,当初夷衡让他活下来,她做到了,她现在要做的,便是要保护自己。她撑住受伤的身子,牢牢攀住他的脖子道:“小先生,不要!你不要把我丢下!我现在不能死!以前我想死,您非要我活着,现在他们要我死,我偏要活给他们看!”夷衡不知她如何会做如此之想,只道她心绪未稳,好声安慰道:“你不会死,没人要你死,有扶鸢莫鱼陪你,他们会保护你的,你不要怕。”
  银银见此画面甚觉刺眼,双手一挥,结界外四面八方的妖兽又逼近一步,众人吓得六神无主,四处张皇逃窜。
  “走不走?再啰啰嗦嗦这些人可一个也活不了,我可没有那么多耐心给你!”
  人群不知是谁第一个叫出声来,道:“华罗你快走吧!大家好不容易过几天安生r.ì子,你一回来又是血流成河!算我们对不住你!这里你不能再来了,否则大家迟早要被你害死!”一人出口,四方声援。
  村人甲:“对啊!你走吧!你不能留在这里,你那么厉害,连那白头大虎都打得死,一个人一定也能活得下去!你就大发慈悲,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不想死!”
  村人乙:“走吧!快走吧!你已经不是华小罗,我们镇上没有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妖怪!我们只是普通人,这里小小的地方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走吧!”
  “是啊,你走吧!村里的灾难都是因你而起!这些妖怪口口声声都是找你,你惹得祸你自己去解决!不要牵连我们!”
  “对对对!我们都是无辜的!你本领通天,想是不会轻易死的!你不要害死我们!”
  “快走吧!快走吧!!!”
  莫鱼怒目而视,不敢相信道:“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她是小罗啊!说她是妖怪,若没有这个妖怪,七年前,你们都已经死在这里了!是非不分,善恶不明,我何苦保你们x_ing命!”说罢,一挥手撤去结界,没有护壁阻挡,对面所有的情绪完全暴露无遗,莫鱼的怒气和扶罗一身遮不住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所有人都慌了,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扶罗望着这些人,一张张熟悉的脸孔再没有往r.ì半分的亲切和好意,喉咙破出一声轻笑,不知笑自己,还是笑他们,道:“小鱼儿不必再说,这些人从始至终都一样,生死面前,什么情,什么义,对他们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你们不想死可我想死吗?我的家在这里,我想走便走,想留便留,你们要我走,你们凭什么要我走?!”
  村人丙:“多说无益,你这个妖怪害死你爹你娘你妹妹!害死洛姑娘!害死英子爹爹!如今还想来祸害我们!你能杀了白头大虎我也不怕你!老天在看着,天道自在人心!你心狠手辣忘恩负义!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