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

主页 > 仙侠魔幻 >

万灵灯 作者:愚人娱(上)

Tags:前世今生

  万灵灯,照六界。这是一个人的故事,也是一群人的故事,更是天下万灵的故事。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观夷衡,凤尾扶罗 ┃ 配角:鸢尾花扶鸢,莫鱼,长幽,夜阑 ┃ 其它:亲情,友情,爱情,人,魔,妖,鬼,仙,神
  一句话简介:万灵灯,照六界。始神责,不可违
  立意:不服从于命运。不违背于责任。不放弃于自由。
 
 
第1章 
  天地之初,世间惟有汪洋,汪洋之中有一座仙山,名曰昆仑,昆仑山乃天地j_iao界之处,灵气云泽,一r.ì,在昆仑山峰之上,忽然有一团云雾聚集,后四散分为七片。这七片云团每r.ì待在一处,吸食天地j.īng_华,r.ì月光y-in,渐渐有了灵识。灵识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们能听到的,只有彼此唯一的声音。而话说多了,常常会说出问题来,比如这一r.ì。
  灵识一:刚刚是谁碰到我?我没说过不要擅自靠近我吗?你们身上的气味对我来说太难闻了!
  灵识二:欸!这里是不是比上次多了些什么东西?颜色比往r.ì的好看,也比往r.ì的颜色多了好多,上一次给它取名叫“树”。这一次的你们觉得叫什么好?
  灵识三:你们听!我最喜欢听这个声音了!我想了好久!就叫它“水”吧!流水!这么样?灵识一:喂!我在和你们说话呢!刚才到底谁碰我来着!
  灵识四:你吵吵什么!就数你最娇!你不爱让人碰!就远点站着去呀!偏还总爱凑热闹!
  灵识一:我,你谁呀?我有和你说话吗?是你碰我的吗?不是你,不要擅自出来讲话好吗?碰我的那一个是谁?是谁!到底是谁!三万二千七百六十次!我可都数着呢!这次我非要找到他不可!
  灵识二:流水?嗯。流水好流水好。你快给我想想,我的这个叫什么好?上一次那个“树”的名字谁取的来着?我觉得取得很好。我想,既然它们的颜色这么艳丽,说不定是同一个家族的,取它的“树”字,再加一个“花”字,就叫“花树”怎么样?
  灵识四: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呗!花树,C_ào树,树根,怎么样都好。
  灵识二:你这说的什么话。喜欢的东西当然要取自己喜欢的名字了。我觉得还是花树好。干脆把树去掉,就叫花好了!
  灵识一:喂!你们理一理我呀!请理一理我!是谁碰我的,请告诉我好不好?告诉我吧!请告诉我吧!
  灵识五:哎呀你烦不烦!每天嗡嗡嗡嗡的吵死了!谁知道你是哪个?大家都一样,谁也看不清谁,就算碰到了,也不知碰的是不是你呀!到底长没长脑子!
  灵识三:呵呵!这个嗡嗡嗡嗡磨人的小团团!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说实话!我挺喜欢你的!
  灵识一:你叫谁小团团!你才是小团团呢!团团才喜欢你!
  灵识三:对啊!我是小团团!我们都是小团团!
  灵识一二三四五六:
  ……
  灵识六:咳咳。这个名字还是不要叫了罢!我也不是想当团团的。话说我们能不能换个样子啊。
  灵识七:嗯。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了。是时候要换个样子了。花、树、流水还有山都有名字,我们也该有个名字。不然这样你呀你,我呀我的如何是好。
  灵识一:那好!不如我们就比赛谁换的样子最好看!如果我赢了!你们得好好告诉我你们到底谁是谁!
  最先现形的是一位长相y-in柔之人,雪白的肌肤,长发及腰,腰以下长着鳞片长尾,她称自己为“女娃”。
  女娃道:怎么样?
  灵识一:好是好。只是以我的审美来看,这条尾巴应该可以变得更好看点吧。
  女娃摇身一变,下身的尾巴不见了,变成了两条纤细的长腿,身上披着一层蓝色的花瓣羽衣。
  灵识一:这个好这个好!
  他只顾看着女娃挪不开眼,其余六人却接连现了形,可他们长相不似女娃柔美,脸庞棱角分明,更添刚硬之气。
  黄梵,七玄,寒溟,擎央,祉离,一个个丰神俊朗,从头到脚都散发着神秘的气质,每个人都美得独一无二。这才是真正的天造之子!
  灵识一看得转不开眼,直到六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唯一的灵团之上,他才终于有了反应,嘟嘟囔囔道:有什么了不起!你能我也能!
  只见它绕着六人飞来飞去,那劲头就好像遇见了好玩的玩意,玩得不亦乐乎,女娃见那灵团机灵又活泼,深感亲切又喜爱,就伸手去抱它,而灵团因为她的触碰,渐渐散出的灵光也变得与她一样了,都是蓝紫色灵光。
  灵识大叫一声,紧接着一个人形便出现在眼前。他身上集合了黄梵几人的刚硬之气,长相又与女娃相似,偏柔美白皙。
  女娃见了他忍俊不禁,笑得弯了腰,道:“果真是这般样貌才是你!以后你就叫观夷衡吧!跟着姐姐!姐姐照顾你!”
  其余六人顿时哄笑一团,连连举手投降:
  “观夷衡!小夷衡!真是你呀!你赢了你赢了!我们可比不得你!”
  就这样嬉笑玩闹了一段光y-in,又有一r.ì,夷衡不知又生出什么心思,硬拉着女娃同几人道:“快过来快过来!我有事与你们说。”
  几人不知所以被他硬拉到一起,听他说:“我忽然想到,假如有一天我们离开这里,各人到各处去,再也不像这样朝夕相伴,以后我们是不是就变得像陌生人一样,谁也记不得谁了?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想到一个主意。”
  众人问:什么主意?
  夷衡眼睛一亮,笑得贼嘻嘻的道:“把手伸出来。”
  众人听话地伸出手,忽然一阵钝痛传来,掌心已被划出一道血痕,众人哑然。夷衡反手将自己的手掌也划出血来,嘿嘿笑道,“这样,我们就算有了联结,以后不管走到哪里,我们都是在一处的,我是不是很聪明?”